?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鹿鼎记外传 [8/8]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7:32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第八回 排火

第二天一切如常,双儿好像也没什麽不妥,只是脸有点红,那是高潮过多的原因,小宝也是乐得不提,二人之间的感情却不知爲什麽好像更深了。

小宝安顿好胖陆二人,就带着双儿上路了。这次奉皇命先取道少林,然後才去五台山。头一天晚上小宝便闲的无聊,招来大批将士大赌特赌。一时帅帐内人声鼎沸,双儿始终陪在小宝的身边,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在了最里面。身後的男人不断挤靠在双儿的身上,真是讨厌,可又动弹不得。

突然一只手从後面握住了双儿的乳房,双儿吓了一跳,想躲也躲不开,但她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是女儿身了,可这人是谁呢?连头也回不过去。

此人正是赵齐贤,他早就怀疑小宝身边的这个漂亮异常的小亲兵了,总是跟韦都统卿卿我我的,今天就着人多正好一试,果然胸前两团软肉,却是女子。自从上次和张康年他们轮奸了建宁公主後,他发现自己对所有不能碰的女人都有了一种特别的兴趣,今天如此好的机会怎可放过。

双儿紧接着就觉得一条肉棒开始在屁股上磨来磨去,而且还越来越硬。双儿不敢出声喝止,怕惊动小宝,以爲男人占占便宜也就算了,当着这麽多人,他能怎样。谁知男人的手竟从衣襟的下摆处伸了进来直接摸在了乳房上。顿时两个小乳头成了主攻的对象,双儿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下面也湿润了。

张康年就在赵齐贤的身边,开始见他猥亵小宝的亲兵还在纳闷,赵齐贤低声道:“女的。”张康年马上会意,一双手马上也加入战团。不过他的手却是从裤带向下伸了进去。张康年只觉得入手一片柔软的阴毛,再向里是两片贝肉,终於找到了目标,两只手指夹住了双儿的阴蒂揉捏起来。

双儿知道又一个人加入了,偏又躲不开,那人还捏住了自己下身处的那个小肉珠,双儿全身不断颤抖,却又不敢叫出声来,要是再被更多的人发现就羞死了人了,终於快感直冲脑际,身子一抖,淫液便泄了出来。

那只手显然没有准备,忙抽了出来。双儿此时已被二人拽到了小宝身後,双儿的双手扶在小宝的肩上,因爲高潮而轻轻喘息着。这时一个声音在耳後响起:“小淫妇?小淫妇?”

“我,我不叫小淫妇。”

“双儿,你说什麽?”

“没,没什麽,你玩吧不用管我。”接着又转头小声道:“我叫双儿。”

“双儿,你几岁了?”

“十,十五岁。”

“这麽嫩,身材可不得了哟,想不想我在这玩你呀?”

“不,不想。”

“真的?”说着赵齐贤使劲捏了捏双儿的乳头,张康年的手也再一次玩起了双儿的阴户。

双儿终於受不住这种刺激了,喘息着说:“你们已经在玩了,还问我?”

“好,那咱们再往後一点。”

双儿听话的随着他们又退了两步,离小宝更远了。

“好,把屁股翘起来点。”

双儿听话的踮起了脚,把屁股使劲向後翘。双儿感到裤子的裆部被人割开了一个口,一个龟头探头探脑的钻了进来,轻轻抵在了阴唇上,然後一点点的插了进去,进到一半时却突然变成了猛的一下狠插,龟头重重撞在了花心上,双儿被顶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但四周的人们都忙着赌钱,竟是无人发觉。双儿此时还没见过玩她人的到底是谁,她也顾不上了,她只知道肉棒每向里一次,她的快感就增加一分,乳房上的两只手已经撤走,转而扶住了她的腰,使她站稳,以便肉棒能更深的插入。

束胸已被弄的松松垮垮,这会任谁看她一眼,也能发现她胸前的两个小山包了。另外那人的手还在双儿的胯下游动着,不停的玩着双儿那才长出不久还十分柔嫩的阴毛。

随着肉棒的挺动,双儿几乎要爬在前面那个人身上了,那人终於有所发觉,转过了身,然後双儿知道他也发现自己的女儿身了,因爲他的手已经摸在了自己的乳房上……

然後是第四个人,第五个……

双儿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几只手的时候,体内的鶏巴开始射精了,它完全没有抽出的意思,全部射中了双儿的花心,然後才变软,滑出了阴道。

双儿觉得自己的屁股被转了转,就又有一支鶏巴插了进来……

她知道整个大帐也许只有小宝一人不知道自己正被轮奸着,因爲总有十几个人挡在他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綫,其他人则围着自己。双儿此时已被放躺在了地上,全身早被脱的精光,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跪在她的胯前,抽插她的小穴,其他人围成一圈,用鶏巴在双儿身上磨擦。赌桌那边人声鼎沸,这边发生了什麽小宝完全不知道,连双儿的浪叫声也没有听到。

“顶死了我……大鶏巴哥哥……好……对……顶我花心……啊……好……再快点,求你……啊……”

张康年这时已射过一次了,这会已经二度勃起了,想起那天有个兄弟在建宁口中发射,好像不错,自己今天也不妨一试。想着跪到了双儿的头边,“张嘴,小淫妇。”

“干嘛?…啊……顶死了我了……我这……不是张了吗……啊……唔……”

张康年看准时机把大鶏巴插了进去。双儿被於八他们轮奸时被插过嘴巴了,後来澄光也总喜欢插她的小嘴,所以鶏巴才一入口,双儿不由自主的就吸吮了起来。

看到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如此淫荡,还会给男人含鶏巴,又有两个男人马上射了,这次乾脆全射到了双儿的脸上。张康年爲躲他们的精液忙抽了出来,刚一抽出双儿便又叫了起来:“好热……你们的精液好热……啊……你也射了……射死双儿了……花心要被烫坏了……啊……”

张康年见双儿的下身又有地了,忙一把将双儿面向外的抱了起来,双手擡着双儿的双腿,就这麽站着从後面把鶏巴插入了双儿的小穴,这样也让别人更清楚的看到了他的鶏巴是如何进出双儿的小穴的。

赵齐贤的鶏巴此时也又硬了,他来到双儿面前,“兄弟,咱们一起干她。”

“没问题,大哥。”

双儿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麽,等发现赵齐贤的肉棒正紧贴着张康年的鶏巴也要插入自己小穴时,这才慌了,“不要呀…双儿的小穴装不下两支肉棒…痛……

胀死双儿了……快抽走一支……双儿要被胀死了了……啊……“两支肉棒终於一起没入了双儿的小穴中。然後两人开始了同步的抽插。双儿也渐渐适应了,因爲浪叫声又传了出来:“好…好……双儿……以前没试过……

同时两支大鶏巴……““哈哈,原来还有以前,难怪这麽骚,我干死你,小淫妇……”

“干死了我吧……插死我吧……我是骚货……啊……两支鶏巴一起顶中我的花心了……”

在双儿淫叫的刺激下,阴道内的两支肉棒终於一起冲着花心开火了。

“射……你们射了……双儿感到了……好多……小穴满了……怎麽还有……

小穴已经装满你们的精液了……双儿也要尿了……双儿尿了……“两人刚把鶏巴抽出来,双儿的阴道内跟着就涌出了大量的精液和淫水。他们刚一将双儿重新放到地上,马上就又冲上来四五个,不到一秒钟时间,双儿的阴道和嘴巴就又被攻占了,而且这回阴道和嘴巴都是同时插着两只鶏巴。

嘴里含着两只鶏巴,双儿的舌头无法动弹,两人只好扶着双儿的头一前一後的抽插起来。阴道内的两根自不必说,双儿的左右双手也被迫各握了一根阴茎,来来回回的帮人手淫着。左右胸前也各跪一人,两人正用龟头一下一下的杵着双儿柔软的乳房,一时间双儿身上能被利用的资源都被用上了……

这场淫宴也接近了尾声,嘴里的两根鶏巴来不及抽出就射进了双儿的嘴里,双儿在猝不及防下只好全都咽了下去,然後是胸前的二人把精液射了双儿满脸,最後是阴道中的两支一起退了出来,当然双儿的子宫里此时已经被精液灌的更满了。

左右手的两根阴茎看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正当它不断发胀,双儿也以爲它们要射了时,它们却一起脱离了双儿手掌,像商量好了一样,一上一下,几乎同时两支鶏巴分别插入了双儿的阴道和嘴里,刚一插入便开始疯狂的射精。

双儿被阴道里的那根鶏巴射的又一次登上了高潮,却苦於满嘴精液,叫不出声。鶏巴刚一脱离双儿的小口,双儿就“咕噜”一声把精液吞了个乾净,然後“啊啊……”的叫了两声,终於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

这群人对着这个赤裸的少女胴体却全都是有心无力了,他们用衣服将双儿的身体包好,送回她自己的营帐,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如果万一被告发了就来个不认帐,再说大清兵营中不许带女人,违者斩,她说出来对小宝也不利。

就当大家都人困力乏的时候,王屋派的人就闯了进来,於是几乎没做任何反抗就被制住了。幸好最後由唯一没有奸淫双儿的韦都统出奇招,这才将局面扳了回来。

然後这一路上双儿始终陪在小宝的身边,其他人也就再没有机会。这一日终於抵达了少林寺,小宝奉旨出家做了和尚,双儿是不能再带在身边了,便命张、赵二人爲双儿在山下找了一处房子安顿了下来。张、赵二人本想再玩双儿一次再回京,但无奈双儿早已防着他们,功夫又远比他们高,几个还想沾点腥的均被双儿教训了一顿这才灰头土脸的离去。

半年後小宝又被皇上派去五台山做主持保护老皇爷,小宝带了三十六名少林僧人又去山下带了双儿,一行人直奔五台山而去,一路上澄光背着衆人几次奸淫双儿暂且不提。

终於到了五台山,小宝把双儿安排在了庙外的一间小屋里,以便呼应。後来喇嘛劫人,多亏小宝智计百出衆人才脱了险境。谁知刚和皇上会面没多久就又被白衣尼劫去,此後再遇阿珂,一路上整郑克爽,好不容易才回到了京城马上就又被安排了一个苦差事,做爲赐婚使前往云南。最後终於从云南逃了出来,衆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准备回京复命。

这一天在半路上的一家赌馆里,又遇见了冯锡饭、阿珂、李自成等一批人,一言不和动起手来,正当小宝遇险时,一个亲兵从一旁跃出救了小宝一命,仔细一看竟是失散多时的双儿。

後来敌人知难而退,双儿羞涩的站在了衆人面前,知道自己又被认出来了,尤其一接触到张、赵二人的目光,双儿不自禁的就想起了两人一起玩弄自己时的情景,小脸羞得通红。小宝询问双儿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原来那天小宝被劫走後,双儿知道消息已是数天後了,便上五台山清凉寺去寻问小宝的下落。此时皇帝早已返京了,只剩下少林寺衆僧护着行痴和尚。衆僧识得她是韦小宝身边的丫头,也不爲难她。澄光因爲衆师兄在旁也没有染指的机会,一名知客僧将双儿带到了行痴的禅房。

双儿一进屋发现行颠和玉林大师也在。双儿跪在行痴身前,听他诉说那日小宝的遭遇。当听到小宝替皇上挡了一剑时已是心惊肉跳,待听说小宝最後又被人劫走时,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

行痴不忍见这小姑娘哭的如此伤心,便出言相劝,双儿听他这麽一说更认定小宝一定是凶多吉少了,一下子扑倒在行痴怀里大声痛哭起来。

行痴没想到突然间温香软玉抱了个満怀,少女的体香一下子从怀中的人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心神不由的一荡。明知自己不应对这个比自已儿子还要小几岁的女孩起淫心,可手已经不听使唤的摸上了双儿的双乳。

双儿伤心欲绝,完全不知自己正被人轻薄。等她有所察觉时那是行痴已经把手从她的腰间伸了进去在玩弄她的阴户了。

“噢……别这样……大师……别摸……唔……”嘴也被行痴堵上了,连话也说不出来。

玉林大师仍在入定,对所发生的浑然不知。行颠却已睁大了双眼,显然看见了正在双儿衣裤内云游的那两只手。

行痴此时仍盘膝而坐,双儿面对着他叉开双腿坐在他身上,双口相交中双儿的身子不停的一颤一颤的,自从刚才行痴的手指一捏上双儿的阴蒂,双儿就已经投降了。除了享受一下一下的快感,连韦小宝失踪都忘的一乾二净。

终於双儿只被人用手就玩上了一次高潮,淫水泄了出来。行痴知时机已到,便开始动手解双儿的衣服。双儿高潮刚过,回复了一丝清醒,知道再不逃走就又要被人奸淫了,猛一起身也不管衣襟不整便向门口窜去。

行痴毫无防备,被她走脱。行颠却已是瞄了很久,动手便抓。双儿展开小巧功夫,左躲右闪。双方本无仇恨,只是一个淫心大动,一个一心想逃脱被奸的命运。房中不时传出衣锦撕裂声,终於双儿瞧个空从窗中窜了出去。

院中空无一人,双儿不敢迟疑,急忙翻里而去。谁知刚一落地,背後就有一人喝道:“站住,施主何人?”

双儿回身一看却是澄观,澄观也是一楞,“双儿姑娘你……”

双儿见澄观面色有异,眼睛不住在自己身上打转,低头一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原来衣服在刚才几乎被行颠扯烂了,胸前的外衣被扯开一大片,红肚兜的一根肩带也断了,左边的乳房毫无遮挡的裸露着,红色的小乳头因爲刚才的高潮而硬挺着。裤子也几乎被扯烂,露出了一片雪白的小腹和下边最近半年才长出阴毛的三角区,一条溪缝隐约可见。全身上下东露一块,西露一片,接近全裸。

双儿“嘤咛”一声蹲下了身子。澄观一生没离开过少林,更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因此虽觉得丹田气闷,下腹好像有一团热气,但肉棒却也没有勃起。

双儿见他瞧着自己的身体可胯下幷无异样,心想:“这才是得道的高僧。”

於是问道:“大师可否借我一件衣服穿?”

澄观回过神来,忙脱下自已的僧袍递给了双儿。双儿心想反正自已的身子已经让他看过了,索性就当着澄观的面三两下撕下了身上的碎布,就这麽光溜溜的穿上了这件僧袍……

“双儿姑娘,你爲何如此打扮?”

双儿不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是行痴他们动了淫心,才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吧。“我、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衣服刮破了。”

这样的谎言本连个孩子都骗不过,可偏偏澄观一辈子没离开过的寺庙,见识却连个孩子都不如,竟是深信不疑。

“那我送你回去吧。”

“好,谢谢大师了。”双儿也愿意有这麽个武功高强的人相陪,免得再有人对自己有不轨之心。

二人结伴而行,澄观不知自己爲什麽很喜欢看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尤其是从僧袍高高的侧摆中露出来的一双白腿,对他更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不时偷眼观看。双儿心思单纯,既认定了澄观是得道高僧就不再加防备,因此没有发觉澄观总是偷看自己。

澄观只觉得越是偷看丹田内的热气就越聚越多,而且一点也无法散发出去,胯下那以前五十年生涯里只用来撒尿的家夥也不知爲什麽硬挺了起来,心中不禁害怕起来,以爲自己是走火入魔了,突然间一下子坐倒在地,想运功疏导丹田内的这股热气。

双儿见澄观突然坐在地上,不明所以,忙走近查看,“大师,你怎麽了?”

说着也蹲了下来。如此一来僧袍的後摆便垂到了地上,前摆也歪在一边。一双白嫩的双腿连带着半边屁股,又近距离的出现在了澄观眼前。

澄观本能的就感到丹田的热气更盛了,“双儿姑娘,不知怎的一看见你的身子丹田内就升起一股热气,却总也挥之不去,我定是走火入魔了。”

双儿听他这麽一说,这才发现这个高僧的下面也早就支起了帐篷,而一双眼睛也是紧盯着自己裸露的双腿。

“大师你不要看。”说着用手拉了拉僧袍。

此时澄观又道:“看来我是难逃此难,你速回寺庙,让他们来收老衲的屍身吧。”

“大师你别这麽说,你这样的情况是、是不会死的。”

“真的,难道你小小年纪竟会解救之法不成?”

“我、我是会可是、可是、、、”

“双儿姑娘有何难言之隐?”

双儿看着澄观焦急的模样,心中不忍,便道:“那好,我传你一法或可有些帮助。你把你下面那个、那个、、、就是那硬起来的东西掏出来。”

“噢,好。”说着澄观掏出了那支早硬挺多时的大鶏巴。

双儿不禁暗呼一声,没想这这个不通人事的老和尚竟有此一根巨物,前端的大龟头正一颤一颤的冲双儿打着招呼。

双儿红着脸道:“你用手来回搓它就能治你的走火入魔。”

“真的行吗,那我试试。”说着澄观就快速的手淫起来。

好一会,阴茎被搓的又粗了一圈,可还是雄纠纠的,没有射精的意思。

“双儿不行呀!是不是我方法不对,要不你帮我试试。”

“这、这怎麽行?我、、、”

“双儿姑娘我知你心地善良,不会见死不救的,我这里真是很难受呀、、”

双儿不忍见他受苦,又知道小宝和他的交情非同一般,再说自己只是用手帮他一下,又不是做那种事,这又在路边的密林里不会有人看见,诸多因素之下,双儿终於伸出了她玉手,轻轻的握住了澄观的肉棒,缓缓搓动起来。

“噢……双儿还是你搓得好……比我自己强多了……嗯……舒服……双儿你可真会搓……以前你给人搓过吗?”

一句话说到了双儿的痛处,“大师你再瞎说我不给你弄了。”

“这有什麽不能说的吗?……嗯……好我不说了……这又不是坏事……你这是在救人呀……噢……噢,双儿,不行了,丹田越来越热了……不行了,要爆开了……”

双儿以爲他要射精了,忙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同时把脸挪开了一点,免得一会喷在自己脸上。可连搓了几十下,却什麽也没射出来。

澄观的呻吟声却更大了:“不行,还是不行……很舒服……可我快死了……

好热……好热……“双儿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把心一横,终於小口一张把澄观的阴茎含入了口中。

“双儿你……噢……我要尿了、要尿了……”

双儿一听忙要擡头好让他把精液射出来,却不知澄观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用手按住了双儿的头。

双儿还在挣紮的时候,口中的肉棒已经开始发射了。澄观积攒了六十年的精液一波波的射入了双儿的口中,双儿无奈只得一口一口的把精液咽入了腹中,终於不再有精液射出了,澄观也松了手,双儿却也没有忙着起身,上上下下把澄观的鶏巴舔乾净这才从口中吐了出来。

“这回行了吧,都射到我嘴里了,原来大师也这麽坏。”双儿娇嗔道。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没想到会把尿撒到你嘴里,不过好像又不是尿,比撒尿可舒服多了。”

“行了,别说了,现在你好了,我也不用你送我了,我要走了。”

“等等姑娘,我、我还没全好,你看……”

双儿低头一看,可不是吗,阴茎仍旧挺立着,一点也不像刚射过精的样子。

“大师你、你欺负人家。”

“我,我哪有,我丹田里的热气还没排乾净,好姑娘,再用嘴帮我弄一次,我这回保证不把尿撒在你嘴里了……”

“你还说,再说我不帮你了。”

“那姑娘是答应了,那我不说了就是。”

“你……”双儿没想自己一时说漏了嘴,竟又答应澄观。无奈之下只好又蹲了下来,张开小口爲澄观口交起来。

谁知澄观刚射了一次精,这回竟是特别持久,双儿的嘴都酸软了,可口中的肉棒依旧的坚挺无比。

双儿心想:“反正他什麽也不懂,我就乾脆便宜他一次好了,也不用担心他会说出去。”想着吐出了肉棒。

“怎麽了双儿,怎麽不吸了,要用手吗?那不好,没有用嘴的舒服。”

“你别动,我现在用别的地方爲你排火。”双儿站起身来向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无人後,竟把身上的僧袍脱了下来,双儿身上就这一件衣服,一脱下马上变成一丝不挂。

“姑娘你脱衣服干嘛?小心着凉,你的身子真好看,你胸前的两团肉球我就没有,不过我下面这个大棒子,姑娘也没有。”

“讨厌,还不是都爲了你。”说着双儿跨在澄观身上,用手扶着澄观的大鶏巴缓缓坐了下去。大龟头挤开了阴唇进入了小穴内部。

“嗯,好舒服、这是哪里,好热……夹的我好紧……”

“嗯……你别动……太粗了……轻点……轻……啊……”

原来澄观竟是不听指示,自己猛的一挺腰,“噗”的一声,阴茎下子就全根没入了。

“谁让你……啊……自己动的……先别动了……嗯……停一下……太……太粗了……小穴受不了……嗯……”

澄观这会儿只是凭着本能在下面一下一下的挺动着,“我只是觉得这样很舒服……嗯……太紧了……姑娘下面这张小嘴好紧……好……”

双儿的娇嫩的身子在澄观身上上下起伏着,两人的阴毛互相磨擦着,树林中传出了密集的“吧、吧”声。

“你快点……这太危险……会有人来……啊……再深点……别……别磨我花心……啊……”

“这怕什麽……你只是在帮我疗伤……看见也没事……”

双儿知道解释不通,只是不停的说:“快点,再快点……别停……嗯………

嗯……“这时的大道上正好有一路人经过,此人却是山下王员外家的管家,本来他在路边也听不到什麽声音,偏赶上尿急,就走进路边树林中打算方便。这才听清树林中传出两人的喘息声。

“不知是谁家的骚蹄子在这儿偷情,这回我可有眼福了。”蹑手蹑脚的随声走去,终於看见了一片草地上正疯狂着的两个人。

“这、这小姑娘太美了,比老爷新娶的五姨太还漂亮多了,而且年岁还这麽小,奶子已经这麽丰满了,阴毛好像也是刚长出来不久,太远了,看不太清……

什麽,竟是个和尚,还这麽老,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这时只听那个小美女叫道:“别……别射进来……不要……快让我起来……

啊……“可那个本是躺着的老和尚却突然坐了起来,双手抱住了小姑娘的腰,胯部还一挺一挺的,显是正在射精。

“好热……射这麽多……不行了……小穴要烫化了……花心酥死了……”

双儿整个人被澄观肏得都软了,趴在澄观的身上休息着,澄观的阳具终於变软了,缓缓滑出了双儿的身体。

“大师,这回行了吧,可你还是射进人家身体里了。”

“是啊,我也觉得没问题了,刚才可真爽,真希望你可以经常这麽帮我治疗。”

“讨厌,又占我便宜。”

“我占你便宜了,没有呀,什麽人……”澄观大喝一声就向王管家的藏身处掠来,一把将他拎了出来。

王管家本来看完二人做爱就想溜了,可偏是双儿不急着穿衣服,引的他也移不动步子,两眼死死盯着双儿那还在向外流着精液的小穴,自己的鶏巴也硬了,忍不住掏出来手淫起来。不成想澄观武艺如此高强,竟一把将他给抓了出来。

“你是什麽人,爲何偷看我疗伤,咦,你好像也得了和我一样的病。过来,这有人能治你这种病。”说着提了王管家来到双儿面前。

双儿这时已经本能的拿起僧袍挡在了自己身前,眼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中年人的阳具露在裤外一摆一摆的,想起自己刚才浪荡的模样一定已经被看了个一清二处,不禁羞愧无比。

“我,我不能给他治。”

“爲什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既有此本事怎可不用来救人?”

“可是,让他回家他老婆也能给他治。”

“真的吗?”澄观问王管家。

“原本是能的,可今日见过姑娘这样美的身子别的女人再也不能给我治这种怪了。”王管家也看出了点苗头,来了个打蛇随棍上,“这老和尚看来是什麽也不懂,管这叫治病,这小姑娘好像也怕他知道其实不是治病,难到我今天真能有此艶福吗?”

“双儿你看,他也说只有你能治,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给他也治了吧!”

“你!”双儿没想到这陌生男子会这麽说,自己这回是骑虎难下了,又怕他真的和澄观说出这中间的秘密,低下了头,轻声说道:“那好吧,我帮他治。”

再一擡头才发现王管家的鶏巴已经伸到了面前,几乎杵在了她脸上,阴茎上还带着一股腥臊味,双儿无奈也只有张开小嘴轻轻含了上去……

如果说澄观还是什麽也不懂,完全出於本能的话,王管家就完完全全的是在淫玩双儿了…半个时辰後,双儿的阴道中又被汪满了另一个人的精液,王管家的鶏巴也软了下来,“好了,他也治好了,咱们快走吧。”说着匆匆穿上了僧服,拉着澄观,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淫糜之地。

後来双儿别了澄观,一路上女扮男装,追寻小宝去了。

网站地图 阿里彩票娱乐登陆登入 阿里彩票客户端平台登入 申博太阳城官网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申博官网游戏 申博网上充值 百乐门电子游戏
世博娱乐用户登录 U宝优惠代理最占成 ba娱乐游戏登入 皇冠现金网址登入
阿里彩票时时彩登入 网易彩票粤11选5登入 网易彩票易乐11选5登入 网易彩票易乐11选5登入
网易彩票重庆11选5登入 阿里彩票北京PK拾登入 阿里彩票时时彩票登入 阿里彩票江苏快3登入
231SUN.COM S6186.COM 999TGP.COM 238PT.COM 788XTD.COM
958psb.com 181cw.com S618X.COM 585jbs.com 66sbsun.com
XSB158.COM 885XTD.COM 638XTD.COM S618C.COM 688PT.COM
1112126.COM 157PT.COM 787cw.com 889XTD.COM 989sun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