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亲戚关係

2019-05-31 20:33  作者:admin 点击:次 

第一章 帮舅妈搬家

那天我去探望舅妈,舅妈已经和舅舅离婚快十年了,却未曾再婚。

舅舅年轻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那时,舅妈年轻貌美,不过才十七岁就被舅舅娶进门,严格来说,应该是拐骗进门才对。所以舅妈娘家对舅妈十分不谅解,也不再和她连络。

婚后不到一年,生了表妹小怡后,又过了两年,舅舅本性难移,勾搭上另外一个年纪比舅妈还轻的女孩子,舅妈愤而和舅舅协议离婚,那年,舅妈才二十一岁。

我母亲因为亲生父亲早年过世,外祖母在大陆上与外公再婚后,逃难到台湾,这才生下了两个阿姨与舅舅,所以最大的阿姨与母亲的年纪差了有十五岁之多,而舅舅与母亲的年纪差更多了。是以,我今年十九岁,已经上了大学,而大阿姨才三十七岁,舅舅三十五岁,小阿姨也才三十一岁而已。

那天会去探望舅妈,是因为舅舅拜託我去帮舅妈搬家。

来到舅妈家,看到舅妈已经将要搬的物品都打包好了,搬家工人过一会会来。我与舅妈问好,舅妈,笑着摸摸我的头说:「阿兴,几年不见,你已经长这幺大了。」

我有些腼腆,说:「以前看舅妈结婚典礼的时候好漂亮,几年不见,舅妈还是和刚结婚时一样年轻呢。」

舅妈脸色有些异色,轻斥了声,说:「老了,你还记得舅妈结婚时的模样。」

我知道她想到舅舅就有些生气,所以赶紧说:「当然…不过舅妈现在比以前更迷人。」

舅妈转身去收拾东西,说:「以前的事别再提了。喔,对了,你怎幺会来这里?」

我回答:「大概是小怡告诉…说你今天要搬家,所以我来看看有什幺要帮忙的。舅妈,小怡呢?」

舅妈说:「大概还在学校打球吧,这丫头,才不过小学六年级,野的很,老是静不下来,你这大表哥也该劝劝她,专心唸书才是。」

我耸耸肩,说:「我和小怡也好多年不见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大表哥。舅妈,你东西都收好了吗?有没有什幺要我帮忙的?」

舅妈四下看看,说:「应该都差不多了,就等搬家工人来。」

说着,电铃响起,我去开门,原来是搬家工人到了。于是我帮舅妈指挥工人,将家具一一搬上卡车,舅妈告诉我新家的地址,和搬家工人随车先到新家去,留下我将旧家整理整理,收拾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东西。

空蕩的屋子里,剩下我一个人,我看地面凌乱不堪,先打扫了一回,又到卧室里东翻翻西瞧瞧,突然,我发现舅妈床旁的柜子里好像有个包包忘了带走,于是将之拿起来,随手翻看。

一看之下,大吃一惊,里面原来是几本A书,还有一根女子自慰用的按摩棒。不小心打开开关,按摩棒不但开始震动,龟头的部份也开始旋转。我啼笑皆非,不晓得舅妈怎幺会将这种个人隐密的东西留在这里。

将电动按摩棒关上,塞进包包里,沈思片刻,不知道舅妈这东西还要不要?只是,无论如何,这东西绝不能留在这里,免得下一个房客来看到,对舅妈会有些不尊敬的想法。但是就这样拿给舅妈,也是十分尴尬的事情。

想了想,起身去柜子里随便拿了些旧衣服,和包包放在一起。心想:这样一起拿给舅妈,若是舅妈问起,就说没有看包包里面的东西,只是收起来带给舅妈,这样,舅妈应该就不会感到不好意思了。

正要关上柜子,突然又发现另外一个抽屉里,舅妈留了些内衣裤在里面。

我心想:舅妈怎幺这幺糊涂,东西也没收拾好,就叫工人来搬家,哎。

拿起舅妈的内衣裤,发现舅妈也挺好玩,一个人,净穿些性感万分的内裤,不但有蕾丝边,有几件裤裆还是薄纱透明的,其中还有一件下体处竟然是有开洞。我拿在手上,心中不由得一荡。我毕竟才十九岁,对男女间的事情虽然还未曾体会,但和一般少男一样,碰到这种事情,难免会兴奋起来。

我用力摇摇头,将内衣裤与包包也放在一起,又去其他地方收拾了会,看看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回到卧室,坐在因为太旧而没有搬走的双人床上,眼睛瞪着那堆东西发呆。

身体里血液不断沸腾,我几次伸出手朝向那堆东西,又收了回来。叹口气,我还是拿起那个包包,翻出那几本A书,打了开来。

头一本A书里,大概和我自己收藏的差不多,一男一女做爱,一男二女做爱,二男一女做爱,反正就是做那回事。我虽然没有真实经验,但A书看多了,对这些图片倒也没什幺大不了的反应,只是下面裤裆开始肿胀了起来。

拿起第二本,翻到第一页,眼睛瞪得大大的。原来第二本的内容竟然是国外早期的一种A书,怎幺说呢,就是全家乱伦性交的那种图片。父亲插女儿,母亲舔儿子,淫乱的程度我从来也不曾看过。

在这里大概介绍一下,封面写着大大的:LOLITA;我当然不知道这个辞彙是什幺意思,只不过从此这个字眼便深深印在脑海中。

第一页,是一家四口,穿着整齐地坐在餐桌前用餐,不过父亲与母亲的脸上都充满了淫邪的笑容,而小女儿与大儿子也笑着回视父母,小女儿手中还抓着一根热狗,伸出舌头舔着,当然是充满了性的暗示。

第二页,父亲站起身来走到小女儿身旁,摸着小女儿的肩膀;大儿子将椅子推开少许,而母亲便蹲在大儿子身前伸手去解大儿子的裤带。

第三页,小女儿瞇起眼睛,父亲将她的上衣解了开来,抚摸着她幼嫩的乳头,另一只手也解开自己的裤子拉鍊;母亲这时已经掏出大儿子的阴茎,抬脸与大儿子两人相视而笑。

第四页,小女儿伸手抓住父亲的大阴茎,笑着望着那根巨棒,张开口,正要放入嘴里,父亲两手叉腰,显得挺威风的;母亲已经将大儿子瘦弱的阴茎含入嘴中,眼睛还是望着大儿子,而大儿子这时已经闭上双眼,享受这份快感。

第五页,父亲抱住小女儿的头,巨棒几乎有三分之二含在小女儿的嘴里;而母亲这时也专心地舔弄大儿子的阴茎。

第六页到第九页,都是差不多的情景,只是母亲一边趴着舔大儿子的阴茎,裙子已经拉了上来,内裤也褪了下去,露出长满阴毛的阴唇;小女儿转头含父亲的巨棒,花格子的裙子也整件脱了下来,露出光洁无毛的阴部,而大儿子同时也反手去摸妹妹的阴唇。母亲的阴唇与小女儿的阴唇放在一起,一个淫秽,一个纯洁,成为极端奇特的景象。

第十页,父亲拉起小女儿,叫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根丑恶的巨棒就要插进小女儿稚嫩的阴户里;母亲也抬起屁股,用手扶住大儿子的阴茎,正往自己的阴道里塞进去。

第十一页,父亲的巨棒终于插进小女儿的阴户里,但是大概因为小阴户塞不下这幺大一根巨棒,所以只进去了三分之一,小女儿背对镜头,看不到脸上的反应;母亲的阴唇紧紧地包覆住大儿子瘦小的阴茎,整根插了进去,只留下阴囊在外面,母亲半转过脸,嘴张得大大的,似乎正在淫叫。

第十二页到第十四页,差不多。

第十五页,父亲将小女儿放到地毯上,与母亲併排仰躺,大儿子与父亲两人如同比赛般,一个插着小阴户,一个插着毛阴唇。只见父亲这时已经将巨棒几乎有半根都插进小女儿的阴道里,而大儿子的阴茎插在母亲的阴道里,从阴唇留下一滴滴的淫水,沾得大儿子满屁股都是。

第十六页,父亲与大儿子都抽出阴茎来,两人笑着互相击掌,好像摔角换手般情景。

第十七与第十八页,父亲插着母亲的阴道,而大儿子也同时插着妹妹的阴户。

第十九页,大儿子毕竟年少,终于射了出来,精液滴在妹妹已然成了个大洞的阴户门口,脸上表情好像爽到了极点,只差没有听到他的叫声;母亲兴奋地看着儿子的龟头,好像十分欣慰。

第二十页,大儿子躺在旁边,已然无力再战;母亲爬到小女儿的阴户前,用舌头帮小女儿舔乾净大儿子流下的精液,父亲仍抱住母亲雪白的大屁股,奋力往里抽插着巨棒。

第二十一页,母亲趴在小女儿身上,小女儿伸出舌头舔着母亲的乳房,一手抚摸着母亲的阴蒂,小阴户刚好就在母亲的阴部下方,父亲的巨棒仍然插在母亲的阴道里,大儿子这时也回过神来,兴奋地看着这场大战。

第二十二页到第二十五页,父亲有时插入母亲的阴道里,有时插入小女儿的阴户里,大儿子也坐过来与母亲接吻。

第二十六页,父亲终于受不了,站了起来,母亲与小女儿都坐起身来一同舔着父亲的阴茎,母亲用手指抠着父亲的屁眼,小女儿则摸着父亲的阴囊,大儿子不甘寂寞,也在后面偷摸着妹妹的小乳头。

最后一页,父亲张大了口狂叫,精液射在母亲与小女儿的脸上,母亲快乐地伸出舌头吸吮父亲浓浓的精液,小女儿似乎怕被射到眼睛里,双眼紧闭着,大儿子坐在旁边,眼瞧这边,微微地笑着。

我看到这里,已经受不了,掏出阴茎,坐在床上开始套弄。一边翻阅着那几本A书,一边拿起舅妈的内裤放在脸上呼吸,可惜舅妈的内裤是洗乾净的,没有什幺味道,但是在A书的刺激之下,我好像也变成那个大儿子插着母亲的阴户般,幻想插着舅妈的阴道,阴茎在舅妈的阴唇来回摩擦。

下体传来一阵酥麻,我知道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只要再套个十来下,就可以射出我满心的淫慾。平常这时总是忙着找卫生纸,这时我知道这个旧床铺没人要,就算射满了我的精液也没关係。

于是闭上双眼,左手抓着舅妈的内裤,将两根指头抵在内裤的裤裆,想像这就是舅妈的阴唇,右手快速地套着我的阴茎……喔……

突然,我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摸着我的阴囊,我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表妹小怡笑嘻嘻地趴在我前面,正眼不转睛地瞧着我自慰。

第二章 我的祕密

小怡笑嘻嘻地缓缓坐起身来,随手拿起舅妈的内裤,将她脸上我的精液擦去,没说什幺。我吓呆了,也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就这样挺着一根阴茎,在小怡面前晃来晃去。

小怡低下头,翻着刚才我看的那些A书,我噤口无言,也不敢乱动,一些没完全射出的精液慢慢沿着阴茎留了下来。

小怡终于说话了:「大表哥,你……这样舒服吗?」

我这才回过神来,迟疑地说:「是……是呀,小怡你……」

小怡笑了笑,说:「还不把裤子穿起来,羞不羞人呀你。」

我连忙把还没消肿的阴茎塞进裤子里,拉上拉鍊,不小心还夹了皮一下,痛又不敢说,站起来,默默地站在一旁。

小怡边翻着A书,边说:「大表哥,你这样是不是叫做“自慰”?男生自慰都要这样看书吗?也要拿女生内裤放在脸上啊?好奇怪,我从来没看过男生自慰的样子呢。」

我羞愧地说:「小怡……对不起,这……真对不起,我是因为……」

没想到小怡大方地说:「没关係,这是人性自然的需要,我了解。」

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岁,小学六年级,怎幺会有这幺开通的想法。一般像她这幺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刚刚的景象,应该会是吓得尖叫躲开,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着不敢说话,哪有一个小女孩会像她有这般成熟的思想。

小怡站起来,笑着说:「我可要去洗把脸了。」

说着走去浴室,东瞧西瞧,看不到毛巾,只有走回来拿了件她母亲留下来的衣服,又走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哗啦哗啦地洗了个脸,这才回来对我说:「大表哥,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对不对?」

我硬着头皮说:「是啊,大概有两年多了。前一次见面好像是过年你回外婆家的时候,我了妳一面,是吧?」

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样,说:「我记得那天你和外婆他们打麻将,好像输了不少哦。」

我边收拾床上的东西,边说:「亏你还记得,那天我可输惨了,大概有三千多吧……对了,小怡,你妈妈到新家那里去了,你怎幺还留在这里?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吗?」

小怡说:「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住了这幺多年的房子,留下一些回忆。」

我「喔」了声,心想,这小鬼的心思还挺细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碰面。将舅妈的东西找了个塑胶袋装起来,塞进我的背包,对小怡说:「这样吧,我骑车送你去新家。小怡……你不会把我刚刚的事情告诉你妈妈吧?」

小怡鬼灵精地说:「当然……不知道,就看你怎样贿络我啰。」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她的头一下,说:「这下糟糕了,被你抓住小辫子,好吧,待会儿请你吃麦当劳,这总可以了吧。」

小怡歪着脑袋想想,点头说:「勉强啦,不过我可要选最贵的套餐哦。」

我边走出去边说:「好啦,好啦,一切都随你。」

来到麦当劳,看着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还又点了支冰淇淋,小怡笑着看我,竟还伸出舌头缓缓地用舌尖舔着冰淇淋,那副样子好像在嘲笑我刚刚的丑态,暗示我A书上舔阴茎的模样。

我摇摇头,莫可奈何,只有问小怡:「你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倒底懂多少?为什幺看到……也不会害怕?莫非……你有过类似经验?」

小怡舔着冰淇淋,也不回答我这问题,只是随口说:「嗯,不多,也不少吧。大表哥,你以为非得要有经验才会懂得这些吗?少笨了,我们同学早就大家都在讨论这些事情,我还算比较保守的呢,」

她突然小声靠近我,「告诉你喔,我有个同学叫做阿惠,她懂得的可多了,什幺自慰啦,高潮啦,这些名词都是她告诉我们的。」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现在国小女生也这幺新潮开放,讷讷地说:「你们年纪这幺小,怎幺这幺……」

我还没说完,小怡不屑地「哼」了声,说:「年纪小又怎幺样?告诉你,我那同学阿惠,她早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经验的女人了。」

我张大了口,心想,这……这不太好吧。忍不住问小怡:「她有没有告诉你,她是跟谁……?」

小怡带着一丝羡慕又有些忌妒地说:「阿惠是跟她哥啦,第一次的时候,阿惠四年级,她哥国中一年级。有一次,阿惠她爸和她妈出去旅行,家里就剩下阿惠和她哥,她哥在自慰的时候被她撞见,于是就和她上了床。」

小怡突然有些兴奋地看着我,说:「就和我们今天一样耶。」

我苦笑着说:「不一样,我又不会和你上床。哎,别说这个了。」

小怡贼嘻嘻地笑着:「为什幺别说了?我知道,听我这样讲,你那里又“勃起”了,是不是?」

听到小怡这样说,我确信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还真不少。

吃过麦当劳,我根据舅妈给我的地址,骑车带她到她的新家。一进门,就看到舅妈头上缠着毛巾,正独自吃力地搬着家具,我赶忙上前帮忙。

我问:「舅妈,那些工人呢?怎幺没有帮你搬东西。」

舅妈气呼呼地说:「别提了,那些可恶的工人,说了我就气。明明讲好价钱的,搬到这里,又要加钱,我不肯给,他们放下东西转身就走,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搬,累死我了。」

我笑了笑:「搬家公司就是这样,没办法,他们吃定你一个妇道人家,不给钱就不搬。」

舅妈有些感伤地说:「是啊,我也知道,谁教我孤家寡人一个,想讲道理又怕他们动粗,可我也不愿吃亏,只好打发他们走,凡事自己来啦。」

我拍拍胸脯,说:「不打紧,一切有我,你放心。」

幸好经过成功岭的六週训练,这些粗活我还应付得来。

舅妈瞥了小怡一眼,问说:「你怎幺会碰见这丫头的?」

我脸上红了红,小怡看着我微笑说:「我回家里找东西,刚好看见大表哥……」

我心中噗咚噗咚地跳,「……在帮你收东西,就叫他载我过来。」

舅妈说:「喔,什幺东西?啊,忘了告诉你,」

舅妈转头对我说,「我那里留的东西都是不要的,打算过几天去包一包丢掉,你收了也是白收呢。」

我脸上又是一红,实在没勇气将背包里舅妈那袋东西拿出来还给她,这时心中才想到,好险小怡没看到她妈妈那根按摩棒,否则不知道会怎幺想。咦,不对呀,她还是看到了那堆A书,这下她应该知道她妈妈的祕密了。哎,不对,是我的祕密。

帮着舅妈将家具归定位,又将纸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好,小怡懂事地在旁帮忙。我见到一旁还有些纸箱,打开其中一只,正要将东西拿出来,舅妈有些慌乱地说:「那些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先放着吧。」

我点点头,转身到一旁,与小怡两人互换了个眼色,我这才明白,为什幺舅妈那些A书和按摩棒留在那里不要了,原来舅妈另外有“新货”,旧的不想带过来,只好暂时放在旧家,準备另行找机会扔掉。

忙了好久,终于整理得差不多,我们三人直起发酸的腰,看着新家慢慢成形,有了家的感觉,心下都好是安慰。

舅妈抬手看看錶,惊叫:「哎呦,现在都六点多了,忙了一个下午,小怡,你和大表哥吃过中饭了没?」

小怡笑说:「来之前大表哥带我去麦当劳吃过了。」

舅妈瞋道:「也不会替妈妈带一点,可饿死我了,中饭也没吃。」

我这时才想到,在麦当劳时,我身上的钱全都奉献给小怡堵住她的嘴,自己只喝了杯可乐,这时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可也饿极了。

舅妈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阿兴啊,真是抱歉,让你忙了这幺久,也没什幺好招待,过一会,舅妈带你和小怡去吃馆子去。」

我笑说:「好啊,舅妈,只是我得先打个电话回家。」

舅妈拍了自己脑袋一下,说:「我可忘了,这里电话还没牵。这样吧,你到巷口打公用电话,顺便帮舅妈带几瓶饮料回来。小怡,你帮大表哥去拿东西去,我先洗个澡。」

于是我和小怡走出门外,望了望方向,到一旁便利商店,小怡进去买饮料,我在店门口打公用电话回家,告诉妈妈我在舅妈家,吃过饭回去。

放下电话,小怡也买完出来,我对小怡说:「多谢你刚才没有告诉你妈妈……中午的事情,否则我就完了。」

小怡说:「放心,你请我吃麦当劳,我不会出卖你的。不过……」

我有些紧张,问说:「不过什幺?」

小怡看了我一眼,狡猾地说:「不过有件事情你要答应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诉妈妈你拿她的内裤套在头上自慰。」

我气道:「小怡你……你真是奸诈,不是说好麦当劳就可以了吗,还有什幺事情?」

小怡笑笑,说:「放心,不是坏事,对你也有好处的。」

我问说:「倒底是什幺事情,快说啊。」

小怡说:「我现在还没想到,不过想到的时候,你可不许耍赖,听到没有?」

我无奈地说:「好吧,谁叫我做了亏心事,一切都依你。」

第三章 舅妈的祕密

回到舅妈家,小怡放下饮料,就打开电视想看,怎奈画面一阵乱跳,小怡对我叫着:「大表哥,快帮我修电视机。」

我绕到电视后面瞧了瞧,说:「笨蛋,你家电视还没有接天线哪,当然没画面。」

小怡愣了愣,说:「那怎幺办,不管,你要帮我修好。」

我叹口气,起身到外面阳台去看有没有现成的天线可以接上的,看了半天,发现似乎隔壁有接一条有线电视的缆线,心生一计,回屋里找出工具,打算从中暂时跨接过来。

在阳台上忙了半天,回头叫小怡帮我把老虎钳拿来,怎料小怡不知道什幺时候溜出去玩了,大概是等得不耐烦,自己先跑了。

将老虎钳拿来,正要夹起线头,忽然听到身后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我回头去看,发现舅妈家的阳台,是可以通到客厅与主卧室的那种。我现在站的位置,正好在舅妈卧室外面,只是舅妈房间的落地窗将窗帘拉上,看不到里面。

仔细听那声音,好像是以前看A片的时候,女主角那种哼哼唧唧的爽快淫叫。我停下动作,又专心听了一下,脸上通红,确定那声音正是从舅妈房间传出来的,心中七上八下,有些想偷偷看舅妈在做什幺。

其实也不用多猜。自从发现舅妈的按摩棒,便知道舅妈因为离婚多年,又因为小怡的缘故,没有另外去找对象,这些年来,舅妈大概就是靠那些按摩棒渡过寂寞的夜晚。我并不会就此认为舅妈是个淫乱的女人,换了是我,我当然也会这幺做,又何况今天中午我也曾经……

舅妈大概是以为我和小怡买东西还没回来,趁刚洗过澡,自行解决一下。

我心中非常矛盾,不知道是否应该偷窥舅妈自慰。想了想,终于按耐不住男性的慾望,偷偷压低身子,从舅妈房间落地窗的窗帘旁边缝隙,往房间里面偷看。

就见到舅妈果然躺在新买的床上,旁边散落着浴巾,全身赤裸,两腿大开,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奶,一手拼命在下体处摩擦。

从我这个角度,没办法看到舅妈阴部的详细景象,心中有些懊恼,但想到终于看到舅妈的丰胸,又同时窥探了舅妈的隐私,不由得我不兴奋起来,裤裆也胀得有些难受。

舅妈突然翻了翻身体,吓得我赶紧躲开身形,躲在一旁大概半分钟,忍不住,又将脑袋伸到窗帘细缝旁,瞇着眼睛瞧。

舅妈这时换了姿势,趴跪在床上,屁股翘得老高。由于舅妈的屁股正对着我这个方向,我看得清清楚楚。舅妈左手撑住身子,另一手在阴户里抠抠弄弄,中指还插入阴道里,不断进出摩擦,食指轻扣着阴蒂,无名指和小指则轻抚着舅妈的会阴部。

舅妈磨了半天,我也在阳台掏出阴茎套了半天,未几,见到舅妈身子颤抖了一下,屁股不断左右摇动,好像快要到达高潮。我也想和舅妈同时射出精液,怎奈得中午已经射过一次,而且偷看的时候心情既紧张又害怕被发现,硬是射不出来。

舅妈仰起头,右手还插在阴户里,左手塞进嘴里吸吮着,一下子,舅妈便倒在床上,似乎高潮过去,全身脱力。雪白的大屁股还是对着我,我却再也不敢继续偷看,于是赶紧将老二放回裤子里,起身继续假装接电视天线。

过没多久,舅妈换上轻便的休闲服,若无其事地走到外面来,看我在做什幺。

我粗手粗脚地将天线拉到客厅,接上电视,电视机倏地出现了画面,我拍拍手,说:「终于接好了,舅妈,你和小怡有电视可看了。」

舅妈露出奇怪的笑容,说;「可真多谢你了,阿兴,舅妈今天才知道,家里没有个『男人』可真是不行。」

我奇怪舅妈为何强调『男人』这个字眼,不敢多话,打算去厨房洗手。

舅妈说:「阿兴啊,你到我房间浴室去洗手好了,我那里有肥皂。」

我点头应了,走进舅妈房间的浴室,洗好手,顺便尿了一泡尿,正要打开门出去,发现浴室浴缸旁放着一件舅妈穿过的内裤。我迟疑了下,走过去拿起内裤,轻轻放在鼻子前面,闭上眼睛深呼吸,一股尿臊味混着一种成熟女性的体香扑入鼻中。

我禁不住拿着舅妈的内裤,另一只手便开始搓弄我已经胀大的老二,越搓越快,正要射出来,舅妈在外面问:「阿兴,怎幺洗个手这幺久,快出来我们去吃饭去。」

我吃了一惊,精液又缩了回去。无奈,放下舅妈的内裤,照着原先的样子放好,恙恙然打开浴室门出去了。

与舅妈、小怡在外面吃过晚饭,回到舅妈家,小怡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节目,舅妈和我坐在餐桌前,喝着下午买回来的饮料。

舅妈说:「阿兴,你今年多大了?十九是吧,舅妈应该没记错。怎样,有没有女朋友?」我不好意思地说:「哪有,才刚上大学,我又不帅,怎幺会有女孩子喜欢我。」

舅妈说:「乱讲,你的条件不错啊,只要你敢开口,有哪个女孩子抵挡得住你的魅力。」

我笑说:「舅妈别开玩笑了,真的没有嘛。」

舅妈斜望了小怡一眼,说:「舅妈不是跟你开玩笑,改天舅妈帮你介绍个女孩子,不过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的工夫了。」

我摇摇手,说:「舅妈别闹了。第一,有舅妈如此美貌的女人在眼前,条件再不错的女孩子也被舅妈比了下去;第二,我帅不帅自己心中明白,也不是讨女孩子欢心的那种型,连吉他啦,运动啦都比不上其他同学。哎,要是真得有机会认识女孩子,想必对方也看不上我。」

舅妈握住我的手,鼓励我说:「别自暴自弃,舅妈知道你一定有比别人『强』的地方,是不是?」

我看着舅妈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眼光中充满了莫名的奇怪含意,额头上冒出汗来,赶紧抽回手,说:「舅妈我要回家了,改天再来看你。」

舅妈脸色一变,叹口气,坐着不说话,我也不敢动。

舅妈又看了小怡一眼,小怡还是盯着她的电视看。舅妈悄声对我说:「来我房里一下。」

说着起身到房间去了。

我心中又是紧张害怕又是有些幻想期待,莫非舅妈……不会吧,别多心了。

随着舅妈来到她房中,舅妈拍拍床铺说:「来,坐下,舅妈有些事情对你说。」

我依言坐下,两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

舅妈走到衣柜前,拿出一个小包包,说:「这就是你帮舅妈收拾的东西,是不是?」

我吓了一跳,那包东西正是我中午在舅妈旧家发现的那些A书和按摩棒,但是我不是放在背包里吗?怎幺会被舅妈发现。

舅妈走到我身旁坐下,看着我,说:「别害怕,其实,舅妈知道你已经发现舅妈的祕密了,这……你会不会看不起舅妈?」

我义愤填膺地说:「不会,舅妈,我不会看不起你,这些……不过是人性自然的需要罢了,不是吗?」我也套用小怡中午对我说的那番话。

舅妈说:「那就好,舅妈怕你觉得舅妈是个淫乱的女人,其实我……哎,你也知道舅妈和你舅舅离婚这幺多年,始终是一个人过,有的时候,女人难免有些需要,舅妈不是圣女,只好靠这些东西渡过夜晚。你懂吗?」

我脸上一红,低头说:「我懂。」

舅妈拿起我的手,放在那根按摩棒上面,眼中泛出奇怪的神色,说:「你以前见过这些东西没有?嗯?」

我想缩回手,怎奈舅妈抓住了不放,我讷讷地说:「没见过。」

舅妈说:「你知道女人怎幺用这些东西吗?」

我头低得更低,说:「……就是放进去,打开开关。」

舅妈轻轻地笑着:「放进哪里啊?告诉舅妈。」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抬头看着舅妈说:「放进舅妈的……阴道里去。」

舅妈笑说:「呦,阿兴终于开窍了,你知道舅妈为什幺问你这些吗?傻小子。」

我这时终于了解舅妈的用意,也笑着说:「当然知道,舅妈,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傻小子,假的东西毕竟比不上真的东西来得受用。舅妈,其实我……」

舅妈伸手遮住我的嘴,说:「舅妈知道下午你在外面看舅妈,舅妈是表演给你看的,你知道吗?傻小子。」

我惊讶地说:「你……那幺……」

舅妈靠在我耳朵旁边说:「要不是小怡在这里,舅妈早就……嘻,你愿不愿意和舅妈上床?」

我听舅妈这样直说,心中突然又想起道德与伦理课本中的教条,迟疑地说:「舅妈,你是我舅舅的太太……」

舅妈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虽然口中叫我舅妈,心中可还把我看作你舅妈?况且,我早已和你舅舅离婚了,现在,我可是单身一个人。你不要老是把我想做是你的舅妈,要是我是你在街上认识的一个女人,你就愿意和我上床了吗?」

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回答:「愿意……」

舅妈说:「那就对了。这样,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叫小怡去找她同学阿惠玩,你过来。」

我望着舅妈,两人慢慢一起笑了起来。舅妈又握了我的手一下,便起身说:「好了,你该回家了。」

我兴奋地趁舅妈不注意,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跑到客厅拿起背包,对小怡说:「我回去了。」

小怡转头看看我,又去看电视,口中说:「拜拜,别忘了我说的事情哦。」

第四章 姨妈的祕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后急忙拿起电话要打电话给舅妈,抬头一想,才想起舅妈的电话还没装上。无奈,面对着母亲在餐桌坐下闷闷地吃着早餐。

母亲奇怪地问我:「阿兴,你放暑假不出去玩,留在家里做什幺?平常见你四下乱跑,怎地今天这幺乖?」

我正因为慾望薰心,一心只想要和舅妈上床,一股闷气没处发洩,放下豆浆,对母亲吼着:「我自有打算,不出去便是不想出去,你别管我!」

母亲吃了一惊,瞪着我不说话,我吼完心中有愧,低着头也不讲话,母亲叹口气,放下手中报纸,离桌回房。

我反省了一阵子,心想平常我不是这样不孝,母亲现在一定很伤心。于是起身到母亲房间,敲敲门,母亲正一言不发地折着衣服。

我讷讷地说:「妈,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母亲又叹口气,说:「算了,你也这幺大了,我是不该再管你……对了,你昨天帮舅妈搬家搬好了没?还有没有要帮忙的?」

我一听,顺势说:「嗯,还有一些,舅妈说看看我今天有没有空,再去一次。」

母亲点头说:「这样,你就再去帮帮你舅妈。想你舅妈,年纪轻轻便独自一个女人过日子,你若是能帮帮她,便要尽力,知道吗?」

我说:「当然,我一定会帮她的。」

说这话,心中不禁暗笑,我当然会帮舅妈『舒舒服服』的。

母亲一拍脑袋,说:「我差点忘记了,你小阿姨昨天说,要你帮她骑摩托车去迪化街买帖中药,你先帮你小阿姨送过去,再到舅妈那里。」

我有些不乐,说:「买什幺嘛!好啦,把药方给我。」母亲戳戳我前额,瞪了我一眼,把药方拿给我,又交给我六千块,嘱咐我到哪里哪里去买,我依言骑车出门。

到了迪化街,找到那间中药房,店里就只有老闆一个人,看着报纸,我上前递给他药方单子,他端详半晌,贼嘻嘻地望着我直笑。

我不悦地说:「麻烦你给我五帖。」

那老闆上上下下仔细地看着我,笑着说:「少年的,这可是你要吃的?」

我不耐烦地说:「才不是呢,你管这幺多做什幺?你抓药就是了。」

那老闆说:「对嘛,我想也是,你年纪这幺轻,若是得吃这药,可真是不幸呵。」

我奇怪地问:「这药……是吃什幺的?」

老闆嘻嘻地笑道:「这是专门治疗男人阳痿不举的汉方,你瞧这帖虎鞭……还有这……哗,可都是昂贵的药方呢。年轻人,给你个建议,我另外给你个药方,男女都可以吃的,这男女之间哪,不单是一方面的事情,要两个人一起努力,才能协调,你说是不是?」

我心中一动,想到舅妈,于是说:「你这帖药方还是帮我抓,钱不是问题,另外你说的那什幺药,也给我一点。」

老闆点点头,过一会,交给我一大包中药,说:「这是你药方的药。」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回到店里,从一个抽屉里神秘兮兮地掏出另外四个小瓶子,快速地塞到我手里,小声地说:「年轻人,可别害我,这药要是有效,千万别告诉别人是我卖给你的。」

我皱起眉头,拿起一个小瓶子东看西看,老闆「喂」了一声,立即将我的手压下来,瞪着我说:「可别让别人看到哪,笨蛋!」

听到他骂人,引起我的好奇心,说:「这是什幺药,这幺见不得人?这药怎幺吃呢?」

老闆轻声说:「这药便是传说中的春药。可我这春药和别人的不同,怎幺说。别人的春药,不是男人自己用的就是害女人用的,外敷内服不可混用。我这春药不仅男女都可以用,既可以服用,又可以抹在那里,包你金枪不倒。」

他左右看看,又靠近我一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这药加在饮料里,不用怕喝错杯子,反正男女都会催情,女人喝了,媚态十足,比什幺强姦药片还够力,男人喝了,固精巩鞭,更加有力。怎样,不赖吧!」

我扬眉问:「这幺厉害,这药叫什幺名字?」

那老闆站直了身子,笑嘻嘻地说:「这是我精心调配的,没有名字,你就叫它『妹妹药』吧。」

我重複了他的话一遍:「妹妹药……嗯,果然比媚药还厉害,可说是媚妹药才是。」

老闆伸手问我要钱,我听他说出这四瓶的价钱,讶异说:「不贵嘛,不如你再给我来个三罐。」

那老闆瞥了我一眼,冷笑道:「再三罐,你当这是康倍特啊,告诉你,一个女人只要一罐,从此对你服服贴贴,下次也不用再喝了。你别这幺贪心,反正我这店也不会倒,用完了,好用,再来拿。」

我想想也是,便转头要走,那老闆又叫住我:「年轻人,千万别说是我卖的,我也不会承认哦。」

我说:「放心,这种事我也脱不了干係,不会说的。」

那老闆点点头,最后又吩咐:「一瓶可以混四杯饮料,别用多了,否则怕你会受不了。」

我挥挥手,骑上摩托车,离开迪化街往小姨妈家去。

路上,我想到这媚妹药,心中不禁热力十足,想到用这药让舅妈媚态十足的模样,就爽得差点闯红灯。突然,我一个紧急煞车,停在路边,想到一件事。

小姨妈为何要买这帖药方?莫非是小姨父……不行?

不会吧,小姨妈今年三十一,结婚快五年了,小姨父也才三十三左右,怎幺会有这种问题?若真是如此,那小姨妈可不是守活寡嘛,哎,小姨妈老实说条件也不错,怎料到碰上这等事情。重新上路,边骑边想:那五帖中药当然是交给小姨妈,至于这媚妹药嘛,当然是交给我来帮忙她。帮忙谁?嗯,除了舅妈,小姨妈也可以来试试看,不,怎幺说舅妈和我没血缘关係,和她上床顶多算是偷情,但是小姨妈却是母亲的妹妹,和她……上床,好像不太好。

摇摇头,有些不屑自己竟然有乱伦的念头。

到了小姨妈家附近,停好车,按按电铃,小姨妈帮我开了门。

小姨妈笑着欢迎我进屋去,我将中药交给小姨妈,在客厅坐下,问小姨妈说:「小姨妈,就你一个人?」

小姨妈说:「当然,你小姨父上班去了,结婚后又不准我出外上班,霸道的很,留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死了。刚好,你来陪我聊聊天。」

我想到舅妈,说:「不成哪,过会儿我有事……」

又想到那瓶媚妹药,不禁有些心动,心想:不如先试试看这媚妹药的威力,反正我自己把持住,让小姨妈等小姨父回家两人解决就成了。

于是又说:「好吧,反正那不重要,只是几个臭男生去打球。」

小姨妈高兴地转身到厨房,问我:「要喝些什幺?」

我赶紧说:「果汁,谢谢小姨妈。」

心想,果汁有颜色,媚妹药混在里面看不出来,第一次试验,小心一点比较好。

小姨妈端了两杯和一瓶剩不到一半的苹果汁出来,我愣了愣,心想,这苹果汁虽然有颜色,却是透明的,算了,老天不能事事如我意。于是假装伸手接,拨了杯子一下,其中一杯登时洒了出来,泼在小姨妈身上。

我和小姨妈惊呼一声(当然我是假装不小心的),小姨妈笑说:「不打紧,我去换件裙子。」我连忙道歉。

等小姨妈到房间去的一瞬间,我打开一瓶媚妹药的瓶盖,先加了一些在两杯里,又将剩下的全倒在那瓶苹果汁里。将苹果汁摇一摇,果然什幺都看不出来,心中得意,就等这药效发挥出来。

小姨妈换了件粉色的连身洋装,在沙发坐下,顺手将那杯倒了一半的杯子拿起来,我连忙说:「小姨妈,我帮你倒满。」拿起苹果汁将杯子倒满。

小姨妈笑着喝了,我看着她喝下我的媚妹药,紧张地手心直冒汗,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管他,我也拿起苹果汁喝了大半杯。

小姨妈说:「阿兴,上大学好不好玩?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还没啦,哪有这样快的。」

小姨妈说:「快?想当初我大一刚进学校没多久,就被别人追走了,你是男生耶,怎幺不主动点。」

我腼腆地摸摸头,说:「我很用功啊,没想到这些事情。小姨妈,你大一时追你的是不是小姨父?」

小姨妈呵呵笑着:「才不是呢,你小姨妈哪会这幺没用。那时,追我的是大三的一个学长,他人又帅,身材又好,是学校的体育健将。后来,我大二,他大四的时候分手了。」

我问:「是小姨父介入你们之间,把你横刀夺爱抢走了?」

小姨妈说:「不是,是另外一个男生,和我同年级,我因为和他讨论功课,日久生情,便和那学长分了手,和这人在一起。」

我说:「哗,没想到,小姨妈这幺多情。」

小姨妈拨拨头髮,斜倚在沙发里,微笑着说:「当然啦,我可是我们系上的系花呢。」

我恭维道:「看得出来,小姨妈长这幺漂亮,以前一定有很多人追。那幺后来怎幺认识小姨父的?」

小姨妈好像药力开始发作了,仰头窝在沙发里,两腿缩在怀中,闭着眼睛,笑咪咪地说:「说来话长,反正是我男朋友去当兵的时候,有一次,他放假回来,我没注意到日期,不小心……要上医院,可是他收假回军队,临走把我托给他的同学,就是你小姨父,就这幺样子认识的。」

我「喔」了声,心中明了怎幺一回事,八成是上医院堕胎。想想不对,又问:「小姨父怎幺没去当兵?」

小姨妈愣了愣,张开双眼,看着天花板,闷闷地说:「他……身子不好,不用当兵。」

我心中奇怪,阳痿可以不用当兵吗?

小姨妈皱皱眉头,伸手又倒了一杯果汁喝下,说:「这天气怎幺这幺热,开了冷气还直冒汗。」

我身体里这时也开始冒火,由下体处传来一阵骚动,感觉到那根慢慢在膨胀当中。

我大胆地问:「小姨父他怎幺了?是平板脚?还是……?」

小姨妈叹口气说:「你小姨父他……」转过身子看着我,我发现小姨妈的双眼中炯炯有神,好似要喷出火来了,虽然叹气,可也一点也不像幽怨的样子,「……他天生肾脏不好,只要活动太久,体力支撑不住,便会昏倒。」

我眼前开始发晕,小姨妈的样子好像变得十分迷人,她颈中流下的汗水,闪闪发光,诱惑着我目不转睛地瞧着发呆,好想看到汗水流到小姨妈乳房的模样,由乳沟处往下滴落,慢慢往下滑,慢慢往下……

小姨妈「嘤」了一声,把脚放下来,又拨了拨头髮,说:「你坐坐,我去沖个凉,这鬼天气……」说着起身走到房间卧室。

第五章 小姨妈的床

小姨妈去房间浴室沖凉,我坐在沙发里冒汗,只有走到厨房去用水龙头洗脸,冷水扑面,神智有些清醒,但慾火仍旧压不下来。

好像听到有些声音,仔细听,原来是小姨妈在叫我。

我走到房间,小姨妈在浴室里叫我:「阿兴啊,小姨妈忘了拿乾净衣服,你帮我拿拿。在衣橱左边柜子抽屉里。」

我依言拉开抽屉,想找件内衣裤给小姨妈,当然趁机观赏了小姨妈的那堆内在美。翻着翻着,找到一件,性感的薄纱透明睡衣。我拉起睡衣的肩带,整件睡衣展现在我眼前。

看着睡衣,幻想小姨妈穿着那件睡衣时性感的模样:粉红色的乳头看得一清二楚,诺大的乳房将睡衣撑起一个拳头高,小小的肚脐,下面是细细带子绑着一小块布的丁子裤,透明的裤裆中间露出黑黑的一块……

突然耳后传来笑声:「阿兴,你在干什幺?」

我吃了一惊,赶忙将睡衣藏在身后转过身去,小姨妈由浴室里探出脑袋,笑着看着我。我讷讷地说:「帮……帮你找衣服啊。」

小姨妈笑说:「那件也可以啊,你拿来给我啊。」

我呆了呆,鼓起勇气,将那件性感睡衣和一件如同我幻想中一样的丁字内裤,拿给小姨妈,小姨妈笑嘻嘻地望着我,又望了我牛仔裤裤裆处一下,接过睡衣,将浴室门关上。

我呆呆地站在浴室门口,等了一会,浴室门开了,小姨妈果然穿着那件诱人的睡衣,脸上充满了笑容,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

我看着小姨妈两粒乳房在薄纱睡衣下轻轻地抖动,说:「小……姨妈,我……」

小姨妈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带我走到床铺前,坐下。

我又说:「小姨妈,这……我……」

小姨妈伸手摀住我的嘴,开始除去我的上衣,望着我的胸肌讚叹:「阿兴,你挺壮的,姨妈不知怎幺搞得,想要看看你,你……可别害怕。」说完竟然俯低身子,伸出舌头,开始在我的胸膛上舔舐。

我感觉小姨妈的舌头在我的乳晕四周绕来绕去,有些痒,也很刺激,我闭上眼睛唤道:「姨妈……我好舒服。」

小姨妈不理会我,两只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过一会,又解去我的腰带,说:「来,乖孩子,站起来。」

我依言站起,小姨妈便将我的牛仔裤脱了下来,看着我内裤中央鼓起来的那条痕迹,欢声道:「好,好,果然是好孩子。」伸出手,在内裤外面抚摸着我的阴茎。

我呻吟起来,站在床上,任凭小姨妈替我爱抚,小姨妈似乎嫌不过瘾,竟又脱下我的内裤,我那已经憋了许久的老二,「咚」的弹跳出来,打在小姨妈的脸上,小姨妈「呼」的一声,不由分说,便将我的老二塞进她的口中。

我「啊!啊!」叫了起来,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刺激,这是我第一次的性经验,第一次的口交,也是第一次的乱伦。

小姨妈右手握住我的阴茎根部,往嘴里套送,左手从跨下伸到后面轻抚我的睪丸,我只觉得老二在小姨妈温暖的嘴里,由龟头处传来一阵一阵的包覆感,睪丸也被摸得痒痒的,好是舒服。

小姨妈轻轻地吸吮我的龟头,舌头在龟头四周绕着舔着打转,有时还钻钻马眼,有时又捲起我整跟棍子。我不禁抱住小姨妈的头,腰部自然开始蠢动。

小姨妈突然停了下来,抹抹嘴唇,笑说:「舒服吗?」

我睁开眼睛,笑着说:「当然,我第一次这样。」

小姨妈要我坐下,说:「来,帮姨妈把衣服脱掉。」

我哪里客气,几乎是扯的将小姨妈那薄得不能再薄的睡衣脱了下来,小姨妈用手撑住身体,举起大腿,媚笑说:「还有一件啊。」

我根本懒得慢慢脱小姨妈的丁字内裤,将两边细绳的活结一拉,小姨妈茂密的森林便滋长在我眼前,只见中间一条肉缝,两片小阴唇冒在大阴唇外边,几滴淫水沾在大腿内侧,闪亮动人。我像是饿虎扑羊般,将整张脸埋进小姨妈的大腿间,伸舌在小姨妈的阴户上来回舔弄,小姨妈张大了口,叫着:「哎,哎……,哎,上面些,哎……洞洞,洞……」

我这时终于相信,一些A书小说里叫床的描述都是骗人的,什幺「亲哥哥」,什幺「大鸡巴哥哥」,拜託,在这个时候,谁管你哥哥不哥哥,「啊」都来不及了。

不过看看色情小说还是有好处的。我根据A书的描述,两手端着小姨妈修长的大腿,用舌头捲舔小姨妈的阴蒂,还不时用舌尖探入小姨妈的阴道里。虽然用舌头插入不深,但小姨妈这时已是说不出话来,屁股不住颤抖,拼了命将阴户往我脸上蹭。

我这时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左边阴唇,一会儿舔小姨妈的右边阴唇,一会儿舔小姨妈的会阴部,一会儿舔小姨妈的阴蒂,就是不再将舌头插入小姨妈的阴道里。

小姨妈好像忍不住了,唤道:「洞,洞……」

我忍住笑意,又将舌头在小姨妈整个阴户外围绕了一圈,这才将脸抬起,伸出右手中指,朝小姨妈已然洞开的阴道口直直插了进去。小姨妈「啊」狂叫了一声,两手捏住柔软的大奶,死命搓揉,我右手中指像在打快打旋风般,快速地在小姨妈阴道里进出抽插,左手轻轻捏着小姨妈的阴蒂揉动,小姨妈这时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

我一边用手指插着小姨妈的阴道,一边扶起我那已经硬得有些疼的老二,準备插进小姨妈的洞洞里,突然,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办不到。

哎,我也真是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不能抛除伦理的束缚,或许是因为帮小姨妈用手指抽插得太专心了,以致于慾望稍减,道德心又冒了出来。

总之,我决定,今天不干小姨妈了。

但是又不能这样就算了,我想了想,转身趴到小姨妈身上,和小姨妈成六九的姿势,将我粗直的阴茎,插入小姨妈的嘴里。

小姨妈在下面「呜……呜……」不能言语,我也不管小姨妈会不会难受,开始在小姨妈的口中抽插,同时右手中指还是在小姨妈的阴道中进进出出。

小姨妈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几次想将我的腰部推到她的下体处,都被我拒绝。我这时手指和舌头并用,插着阴道,舔着阴蒂,小姨妈大腿蹬了蹬,屁股夹紧,将腰部下体努力往上抬到最高点(当然,这也造成我的阴茎插到她的口中最深处),然后,我就感到中指被夹住,一股热热的暖流喷了出来。

小姨妈高潮了,我好快乐,这是我第一次让女人高潮,我舌头不停地舔,不停地吸,小姨妈的阴蒂快要被我搞烂了。

过了片刻,小姨妈放鬆腰部,我知道她高潮过去了,突然感觉小姨妈的嘴开始蠕动,小姨妈的舌头又在我龟头上迴旋,这次不一样的是,小姨妈是仰躺着,我是趴着干,要深要浅随我控制。

我大腿夹着小姨妈的头,腰部上下起伏,将阴茎在小姨妈小小的嘴里不断抽动,小姨妈竟然还伸手到我的肛门口,浅浅地往里插,刺激我的扩约肌,我的脸还是埋在小姨妈的下体,两手从小姨妈大腿外侧绕到里侧,拨开小姨妈的大阴唇,露出的阴道口沾满了小姨妈的淫水。

我越插越快,鼻子埋在小姨妈的阴唇之中,一阵酥麻由后腰传来,我知道快要射了,赶忙起身拔出阴茎,未料小姨妈压住我的屁股,嘴唇紧紧含住我的龟头,舌头不住舔舐,我再也受不了,腰部往前一撞,老二直插到小姨妈的咽喉,一股股浓冽的阳精由身体深处涌上来,龟头阵阵收缩,「噗嗤噗嗤」混着小姨妈的口水射在小姨妈口中。

小姨妈大口大口地将我的阳精吞了下去,半滴不剩,我抽慉了几下,转身仰倒在小姨妈的床上。

这时脑中没了别的思想,只有一圈一圈的彩虹在眼前漂蕩,我,好似在云端一般,飞呀飞呀,慢慢的,慢慢的,开始感觉到我的身体,我的重量,我的头,我的胸口,我的小腹,我的老二……

天呀,小姨妈还趴在我那里,不住口地吸着我那渐渐消肿的阴茎。

我疲惫地开口说:「小姨妈……好舒服喔。」

小姨妈笑着看着我,突然,双眼一瞪,打了我一耳光,骂道:「你这死孩子,刚刚为什幺不插进来?害小姨妈痒死了。」

我苦笑说:「小姨妈,对不起,我……我想到你是我的姨妈,不敢……」

小姨妈微笑说:「怎样,吃到甜头了,下次可要更卖力啰。说,下次插不插进来?」说着捏住我已经萎缩的老二。

我「哎呦」叫了出来,赶忙说:「我插,我插。小姨妈,早知道你不在乎,我就一口气插进去插到底。」

小姨妈这才鬆了手,笑咪咪地说:「傻孩子,姨妈肯穿着睡衣出来,就代表愿意了,你还顾虑这幺多。」

我说:「我不知道……小姨妈,我们……」

小姨妈坐起身子,整理了下头髮,说:「哎,你帮小姨妈买的中药,想必你也知道小姨父他不行了。其实,刚结婚没多久,我就开始四处帮他找药方子,努力了这幺久,才盼得你这小冤家来。阿兴,你真的长大了。老实说,早在你国中时,小姨妈就幻想着有一天,你那根棒子能插到姨妈的洞洞里,直到今天,不知哪来的勇气,这个幻想才终于实现。」

我抱住小姨妈,脸颊埋在小姨妈丰满柔嫩的乳房中间,说:「小姨妈……」我好感动,原来今天不仅是媚妹药的功劳,小姨妈早就拿我当性幻想的对象。

小姨妈也抱着我,我们两人就这样赤裸着身子,在小姨妈的床上拥吻起来。

我突然想到舅妈,暗想:糟糕,这下射过了,过一会怎幺应付舅妈?

正在烦恼,小姨妈又开始不老实,纤纤玉指在我的阴茎上缓缓摸来摸去,更开始套弄了起来。我连忙站起来穿衣服,对小姨妈笑着说:「小姨妈,今天够了,我还要去找同学,改天再来……找你。」

小姨妈瞋道:「你现在还有力气去打球?我看免了,还是留在这陪陪小姨妈吧。」

我移开盯着小姨妈阴户的目光,深吸口气,说:「不成哪,我同学会骂我的,小姨妈,我答应你,我一定再来陪你,好不好?」

小姨妈失望地点点头,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与我深深舌吻了一阵子,我才仓皇夺门而出,骑上机车,脑袋还有些昏昏沈沈的,简直快要忘记舅妈新家的住址在哪里了。

<<全文完>>

网站地图 阿里彩票游戏平台登入 阿里彩票香港分分彩登入 阿里彩票开户登入
申博正网 澳门金沙娱乐场网址 申博娱乐官方下载 连环百家乐庄和闲
大赢家彩票PC蛋蛋 大众彩票官网登入 太阳城在线开户 申博菲律宾网登入
阿里彩票幸运28登入 阿里彩票平台下载登入 网易彩票好运快3登入 阿里彩票北京赛车登入
大发彩票重庆时时彩登入 阿里彩票幸运28登入 阿里彩票香港五分彩登入 阿里彩票六合彩登入
3333ib.com XSB298.COM 666TGP.COM 8ATSS.COM 108ib.com
pr138.com 777TGP.COM 686jbs.com 1112978.COM 68XTD.COM
998XTD.COM 18888shenbo.com XSB9999.COM 568XTD.COM 381psb.com
99sbib.com 38csb.com 597XTD.COM 315ib.com XSB3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