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妈妈是校务委员

2019-05-31 20:32  作者:admin 点击:次 

我妈妈叫岑佩芬,今年四十三岁,是一个大学的校务委员,在学校妇女工作委员会任职。中等身形,五尺五吋高,三围是36D、26、36。

她是一个很保守作风古板的人,做事勤勤恳恳,与其他人关係也不错,总之,妈妈就是个普通的中层校务委员,看起来也没什幺特别的地方。我不在妈妈就职的大学上学,但就在那个大学附近,所以我常常到她那儿去玩,学校的校董也认识一些。

妈妈那个办公室在行政楼三楼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妇女工作嘛,也不是学校的重点,所以也没受到什幺重视。妈妈办公室里的几个女校务委员我都认识,平时都管她们叫阿姨,有七、八个都是像我妈妈一样四、五十岁的女人,横看掂看来都是上老土家庭妇女,见到我倒也挺客气的。

我想她们之间应该没什幺官场的明争暗斗吧,毕竟妇女委员会既没权也不管钱,工作倒是挺清闲的。妈妈平时的工作比较轻,每天都按时回家煮饭做家务,多年来我也很喜欢这种生活。可是每到我们放了寒假到过年前的这段时间,妈妈好像比平时要忙一些,每天一大早就赶着去上班,週六、週日有时还要加班。

我以前问过妈妈,放寒假了,还有很多工作吗?怎幺比平时还忙?妈妈总是说放假了,要总结一年的工作,整理许多资料之类的,我也没大在意,但心里总觉得有些奇怪。

不知不觉又到今年寒假了,总算可以好好娱乐了。

今年年末的时候学校几个行政部门换届,妇女工作委员会也在其中。以前的主任由于年龄的关係被换下来,妈妈顺利地当上了主任。这几天她比较开心,毕竟努力工作了这幺多年了,终于在四十三岁的时候当上了主任,我也替妈妈开心。

一到寒假以后,妈妈和往年一样忙碌了起来,今年当上了主任好像工作更起劲了,每天早出晚归的,好像在赶着做什幺,每天回到家还似乎挺累的,但看起来又挺开心,好像做了一天有趣的事情一样。

这个星期六,妈妈早上七点匆匆吃完早饭就急着往外走,我说:「妈,星期六还要上班吶?」

她说:「以前不也是这样吗?年末事情多,大家都要加班的。再说今年才当上主任,更要卖力一点,你说是不?」说着就笑嘻嘻地走出了门。

我心中年年浮起的疑惑又一次冒起来了,而且比以前的更盛,『她们到底有什幺工作呢?』在窗口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我暗暗问自己。不行,今年一定要弄清楚!我决定明天偷偷跟着她去看看。

第二天,妈妈又七点刚过就要出门,我说:「妈,今天我要到一个同学家去玩一玩,可能晚点回来。」

她说:「好的,不要玩得太玩晚哦!」说着就转身离开了。

等她一关门,我立即穿好衣服、穿上鞋子出了门,看看妈妈已经骑着电动自行车出发了,我立即从车库中取出自己的山地自行车向她离开的方向猛追。还好她骑得不是很快,不一会儿我就远远地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女人,那就是妈妈。

我一直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半小时后跟到了学校,『妈妈是来上班的。』我心里想。学校放假后就没什幺人了,同学大多数都回家了,整个校园显得很冷清。她骑车并没有到行政楼,这引起了我的注意,难道她们不在这儿办公?

只见妈妈把车骑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座小楼。那是一个废弃的小楼,记得以前是校文艺部排练用的,后来综合活动楼建起来以后这里就不用了,小楼显得比较破旧,也没有人去注意它。

『她去那儿干嘛?』我心里暗想。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车,我特意把它停到了图书馆旁的一个阴暗处,我想也不会有人会去那里的。

等我再跑到那废弃的小楼时,只见楼前已经来了七、八个女的,我躲在旁边的一片小树林里偷看着,认出了都是校常委的骨干教师,和妈妈在同一个办公室的。她们都是四、五十岁的已婚妇女,普通而又保守老土的家庭主妇,我记忆中好像连她们的颈和脚趾也没见过。

五分钟后,有一个人骑着车来了,也是校常委的教师,和她们一样年纪。

她对妈妈说:「岑主任你来啦?不好意思,来晚了。」

妈妈笑着说:「不晚,刚好。最近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们进去吧!」

妈妈走在前面,后面一共七个同事跟着她。妈妈掏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小楼门上一把生鏽的锁,门开了,她们都跟了进去,我听见门在里面锁上了。我的疑惑更盛了,几个女老师到这废弃的小楼来干什幺呢?

我从树林里出来,围着这座小楼打转,发现有一扇窗户的锁是坏的,于是打开窗户,小心地爬了进去。里面地面积了厚厚的灰尘,看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一楼没有人,在二楼传来了几声响动,我轻轻地走上了二楼,感觉自己像个小偷一般。

声音从一个房间传出来,我走过去,门是关着的,确实是里面传出女人的说话声。我在房间外面转了一圈,窗户都有厚厚的窗帘隔着,完全看不到里面,这可怎幺办呢?这时我看到还有个后门,于是轻轻地推了一下,门开了一条缝,还好后门只有一把弹子锁锁着门把手,很鬆。

我偷偷地蹲在那里,从门缝中看到了里面的情况。妈妈和校常委的七个老师确实在里面,这个房间应该是以前的舞蹈房,前面的一幅墙是一个大镜子,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看起来这个房间一点也不髒,不像是废弃几年的。房间的四週放了好几台取暖器,已经全部开起来的,我渐渐地觉得一股暖气扑面而来,里面应该很温暖吧!

我侧耳倾听,听见里面的说话声,本来四週也很安静,声音还是很容易听见的。只听妈妈说:「昨天的綵排效果比较好,这几天每天都有进步,今天我们再来练习改进一下,大家準备一下吧!」

我心生疑惑:『什幺綵排,搞得这幺神秘,妈妈平时也没说过啊!』

只见她们纷纷脱下了鞋子和大衣放在一边,『难道她们要跳舞?都四、五十岁了还跳什幺舞?』我心想。

这时妈妈把她那件紫色的毛衣也脱下了,里面是白色的秋衣,其他老师也脱下了毛衣,我心里又是一惊:『她们要干嘛?』这时妈妈的举动更是令我瞠目结舌,她居然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麻利地把裤子脱了下来,『她们这是……』我心里不敢想下去了。

其他老师也脱下了裤子,八个人都穿着紧身卫衣。妈妈停了一下,问:「大家还冷不冷?」

「不冷了,岑主任。」

「这里挺暖和的。」

这时我也看清了那七个老师,有和妈妈同一学院46岁的李丽玲、42岁的张芷兰,文学院51岁的张素玉、48岁王倩雯,外语学院46岁的赵泳娟,艺术学院音乐系的50岁关玲,还有服装裁剪设计专业46岁的庞燕。

妈妈笑着说:「还是庞老师的主意好,今年让大家都穿上紧身保暖内衣,省得像以前那样又要订做又要换,还不舒服。」

大家都附和道:「是啊!这主意好,真不错。」

庞老师也笑笑说:「我也是想自然一点,当然省事一点也好。呵呵!」

我一听,想:『还有往年,难道她们每年寒假都在做这个……』我来不及想下去,继续看。

她们八个确实都穿着紧身内衣,与一般的秋衣裤还不太一样,紧紧贴在身上凸显出女性的身材,特别是妈妈,一身雪白的内衣,乳房大而坚挺,屁股又圆又翘,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女人,太有魅力了!其他几个老师也不错,各自穿着不同颜色的紧身衣,好像都年轻了许多,女性的魅力充份散发了出来。

我的阴茎渐渐硬了起来,我摸了摸挺起的裤裆,不禁吞了口口水。妈妈打开了放在地上的一部录音机,一阵欧美酒吧用的动感音乐立刻喷涌而出,音乐中还夹杂着许多性感暧昧的元素。

妈妈拍了拍手说:「我们开始!」大家一字排开,开始了一连串的动作,抬手、踢腿、转身、扭腰,十足的动感舞曲。

跳了五、六分钟后,妈妈拍了三下手说:「One Two Three,脱上衣!」大家立刻熟练地脱下内衣,在头上甩了两圈就往后一扔,立即八个胸围裹着八对乳房露了出来。其中数妈妈的最大最挺,戴着红色的胸围太诱人了,大半截乳肉都露在外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的乳房,连同其他七个老师的,真是太刺激了!

妈妈说:「动起来!」大家立刻抖动自己的上身,八对乳房一上一下地跳动着。正当我看乳房正爽时,妈妈突然叫道:「One Two Three,姐妹们,脱裤子!」大家立刻脱下了保暖裤,动作还挺一致的,脱下后立即往地上一放,向前走了一步,后面留下了八条裤子。

每个老师都穿着一条三角裤,妈妈穿的是那条平时常晾在阳台上的米黄色内裤,再普通不过了,但在今天看来却有说不出的性感。其她老师也是穿的普通内裤,只有庞老师比较时髦,穿了一条很色的蕾丝内裤。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的下身,妈妈喊道:「扭起来!」大家转过身来,整齐地扭着屁股,八个大屁股正好对着我,我感觉都透不过气来了。

扭了几分钟,我暗想:『难道还要全部脱光?』

没等我多想,妈妈背对着我说话了:「One Two Three,取胸围!」只见八个人一边还扭着屁股,一边把手背到背后解胸围的扣子!

大家又是整齐地脱下了胸围,只见她们都右手拿着自己的胸围,左手用手臂和手掌遮住了乳头,转过身来,笑着把胸围在手里转了三圈,由中间的妈妈先把胸围摔了出去,另外七个老师立即把胸围抛了出去。

她们还在扭动着身体,妈妈对着前面说:「想不想看?」随后又说:「姐妹们,愿不愿意继续露?」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愿意!只要岑主任做!我们就做!!!!」

妈妈说:「一个一个来!」

她自己先把左手从乳房上移开,双乳完全暴露出来,两边的老师一个接一个袒露了自己的双乳,一下子八对乳房齐唰唰地展示在我的面前。我下面涨得忍不住了,猛地拉开裤子拉链,掏出阴茎搓弄起来。受不了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幺多奶子在眼前晃动。

她们像刚才一样上下抖动着奶子,只见八对奶头上下弹动着,我看到妈妈的奶头是浅棕色的,比其他几个老师的都性感。妈妈喊着口号:「One Two Three,One Two Three!」

大家跟着她的口号整齐地上下抖动着自己的双乳,文学院的张素玉的奶子虽然有些下垂,但她还是卖力地笑着、跳动着,尽情地展示着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又激情地跳了几分钟,最激动的时刻就要到了,果然,妈妈说:「姐妹们,还愿不愿意露阴唇?」

大家又一起说:「愿意!」

妈妈说:「姐妹们,One Two Three,脱裤!」大家一齐弯下腰脱掉自己的裤,像刚才那样把内裤在头上转了几圈奋力地向前扔了出去。

我看到八丛浓密的黑毛露了出来,外语学院的赵泳娟毛最密最黑,看起来超级性感。我先看了妈妈,又一会儿看看这个老师,一会儿看看那个,不知不觉脸已经通红,当然龟头也因为充血而变得红红的。

她们又做出了令人更为刺激的动作:一起转过身去,跪在地上,双手撑地,抬起屁股上下拱着,好像叫人去插。一会儿妈妈说道:「分腿!」大家立刻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八个阴唇齐齐地展示出来,一样还是在上下拱动着,看起来比刚才更加刺激了。

一会儿后她们又站了起来,还是分开腿,向前顶着胯,一边还摸着自己的阴毛,一会儿又弯下腰,让一对大乳房垂下来晃动着。脱衣舞表演今日到了最后的高潮部份,我也感觉自己要高潮了,阴茎传来阵阵酥麻感。

她们又激情地舞了一会儿,最后妈妈一声令下:「姐妹们,劈腿!」大家一起朝着前面仰身躺下,把腿分得开开的,八个阴唇尽情地展示了出来,她们一边上下扭还一边摸着自己的阴蒂。

我看到这里忽然感到下面一热,精液猛地射了出来,直接喷在了门上。脱衣舞表演在这样的高潮中结束了,我赶忙偷偷跑去厕所,用餐巾纸把阴茎擦乾净,又往滚烫的脸上抹了一把水,暂时平静了一下,我做梦也没想到妈妈和那些老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弄好后又偷偷地走到了后门,透过门缝中看着里面的情况。老师都有些累了,人人都拿着餐巾纸擦头上和奶子上的汗。

妈妈说:「这次綵排的效果不错,大家辛苦了!」

老师们好像还沉浸在兴奋中,个个笑嘻嘻地说:「是岑主任指挥的好啊!」

妈妈说:「哪里哪里,主要还是靠大家的支持啊!这次要感谢张芷兰老师,她特地在家里偷偷下载了大量脱衣舞的视频,还刻在光盘上给大家学习,有几次她为了不让家里人发现,还到三更半夜才睡觉。要是没有她,我还真不知道脱衣舞应该怎幺跳呢!」

张芷兰老师听了笑着,脸有些红,妈妈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表示感谢。

妈妈接着说:「还要感谢关玲玲老师,她作为音乐系的为了给表演选择合适的背景音乐,特地在网上找了好多,一点一点听过去,还到路边的地摊上找了许多新的流行曲,好不容易才找到韩国女子组合『Wonder Girl』的『No body』,性感又激情,真的很好啊!」说着她又去拍了拍关老师,关老师也笑笑。

说话过程中大家还都是一丝不挂的,很自然,没有一个人去穿衣服。

妈妈又说:「跳脱衣舞时还是有一些地方要注意的,脱衣舞在于挑逗,和健美操还是有区别的。」

大家听了点点头,妈妈接着说:「比如说扭屁股,动作要自然,要下流。」说着她抬起双手扭了几下,又说:「李老师,我感觉你这个动作有些僵硬,再来试试。」

李老师也抬起手,扭动着自己那肥大但有些下垂的屁股。妈妈用手调整了她屁股和腰部的动作几次,说:「像这样就可以了,这几天再练习一下。」

李老师笑着说:「好的。」其他老师也自己扭着屁股练习了几次。

妈妈又说:「抖乳房的时候要让乳房充份地抖动起来,跟上音乐的节奏,把身体的力量集中在上半身。」她自己抖了一下做了个示範,然后让每个老师都依样抖一下给她看,看完后她比较满意,点点头说:「嗯,大家都做得很好,很有感觉。」

妈妈又说:「屁股、乳房讲完了,下面要讲讲我们女性那个部位了,这也是不得不讲的。校董都特别喜欢看那里,这也是最挑逗的部位,所以我们跳到后面时一定要把双腿充份分开,把那里完全展示出来,不要有所顾忌。」

妈妈还是比较保守的人,在这样的场合始终没有说出「阴唇」那个字,但我感觉从妈妈口中说出这番话特别淫蕩,竟然冠冕堂皇地叫各位老师露阴唇。

妈妈又说:「正式表演前大家一定要穿上乾净的内衣裤,颜色鲜豔一点好,校董们喜欢这样。还有,奶罩和内裤儘量小一点、贴身一点,不要太大,这样显得性感。还有,内衣最好是透视的,这样方便被看到里面,更诱惑。」

妈妈停顿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可能是有些累了,继续说:「那天可以在身上抹上一点香水,不要太刺鼻的就行了;还可以涂点粉,这样皮肤比较光滑,容易脱衣服。还有,下身一定要洗乾净,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那里也不会太嫩了……」说着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其他老师也会心地笑着。

妈妈接着说下去:「但我们一定要保持那里的清洁。还有一点,表演前不要喝太多水,免得到时想上厕所引起尴尬。」

没想到妈妈想得这幺週到,一场脱衣舞就像正式的全校演出一样準备了这幺多。后来她们又陆续排练了几次,我一次也没错过,一遍遍欣赏了她们精彩刺激的表演。

最后大家都有些累了,妈妈说:「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辛苦了!各自的表演今天就不练了,大家回去自己练习一下。」她们就开始有说有笑并穿衣服。

『还要表演?』我心里暗想。

一看天色已晚,我立刻猫手猫脚地下楼从那窗户爬出去,飞也似地跑到图书馆,骑上自行车疾驰而去。生怕被妈妈发现了,我还特地绕了一条路才回家。

自从昨天我看到妈妈和她的同事一起组织脱衣舞排练后,内心一直很激动,竟然没有感到这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反而感到很刺激。

妈妈回家后还是像往常一样做饭,也没有发现我有什幺异常。我也像往常一样看书、上网,晚上偷偷地打手枪,想想她们跳的舞就无比刺激。

一连几天,妈妈早上一走后我就偷偷地跟上去,也不用这幺急了,反正已知道在哪里。每天我都看她们一遍遍地练习脱衣舞,每个老师的裸体不知看了多少次,直到现在,我看到这几个老师时都能清楚地回忆起她们的奶子、屁股和阴唇,阴茎就不自主地硬了起来,特别是妈妈那诱人的身体,给我印象最深刻了。

每天我都要带上许多张餐巾纸,看到忍不住的时候就去厕所打手枪,每天得要好几次呢!每次射了以后没过一会儿就又硬了,因为实在是太刺激了。

快过年了,有一天妈妈排练前说:「明天就要正式表演了,大家这段时间练习的效果非常好,今天练习两遍就行了,大家回去好好準备一下。」

这天她们就练了两遍,妈妈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她们从隔壁一间废弃的教室里搬过来几张沙发椅放在舞蹈房的后面。我一直躲在男厕所里透过门缝偷看着,原来她们还準备了这些,真是想得週到啊!搬好后她们又把沙发椅上的灰尘擦得乾乾净净的,打扫了一下就走了。

激动人心的日子就要到了,我按捺住内心涌起的激动之情,就连扑面的寒风也显得不那幺冷了。

第二天,妈妈照常早早就出门了,我也等她一走也出发了。今天骑得比较快一些,因为要赶在校董到之前先隐蔽在小楼附近,我特别想看看是哪些校董要看她们的表演。到学校后我还是把自行车挺在图书馆旁边的阴暗处,然后偷偷走到小楼旁边的小树林中,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口的情况。

妈妈和七个老师都到了,妈妈笑着对大家说:「都準备好了吗?呵呵,不用紧张,又不是第一次了。」

老师们都说:「岑主任,你放心吧,我们会演好的。」

妈妈又交代了几句,看看錶说:「校董也快到了,我看你们先上去準备一下吧,一会儿我带校董们上来。」大家表示答应。

妈妈开了门,七位老师都进去了,妈妈又把门锁上,在小路旁等着,还不时地看看錶。大约过了十分钟,我听见路上传来了车声,是两辆普通的麵包车,不是校校董坐的那种豪华轿车啊,会不会是他们呢?

正想着,车在小楼前停下了,妈妈上前去看,只见两辆车上共下来了七、八个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为首的一个和妈妈热情地打起了招呼,我仔细一看,那不是我们学校的张校长吗?果然来头不小啊!

我听见妈妈说:「张校长你好啊!今天怎幺坐这车来了?」

张校长说:「呵呵,还不是怕被人发现,特意租了两辆旧麵包车,这样不会引人注意嘛!哈哈哈……」

其他校董也附和着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说:「还是张校长想得最週到了。呵呵!」我一看,这不是教务处的周经理幺?

在他们说话时,我把每个校董都看清了,一共有七个人,他们是张校长、王副校长、吴副校长、校委韩书记、校研究生部袁部长、教务处周经理,还有一个我最熟悉,是学校工会金主席,校常委就是他管的,我在行政楼常看见他。

校长问妈妈:「岑主任,都準备好了吗?」

妈妈说:「都準备好了,张校长,你放心吧,一定精彩!」

张校长又呵呵地笑了起来:「你可是由我们金主席亲自提拔的,听他说你的工作水平很高嘛!」

金主席走过来说:「是啊,岑主任工作一直令人很满意的,张校长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哈哈哈……」张校长又笑了起来,看来他今天很开心。

韩书记好像不怎幺爱多话,对张校长说:「老张啊,别光顾着说话了,我们都进去吧,免得在外面被人……」

张校长说:「哦,是是是,我们都进去吧!」

妈妈开了门,领着七位校校董进去了,门后面传来了锁门的声音。我待在那里等了五分钟,估计他们都进去了以后,才偷偷地从窗户爬了进去,走上二楼,楼道里没有人,一定是都进房间了。

我伏在后门边,从门缝里看去,果然八个老师和七个校董都进去了。他们正在聊天,我也没仔细听,都是讲一些吃药方面的事,校董们年纪都有些大了,做这种事吃药也不足为怪,何况今天的刺激这幺大。

妈妈和女老师都脱了衣服、鞋子,看来都準备好了。

校董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张校长搓搓手说:「大家看看,可以开始了吗?」看来他有些按捺不住了。张校长才过四十,近年来年轻有为,性慾应该是比较旺盛才对。其他校董表示可以进行了,看来都有些兴奋了。

妈妈走过来说:「只要张校长一句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张校长说:「那就开始吧!」

七位校董坐在了沙发椅上,校长说:「岑主任,开始吧!」

妈妈站在七位老师前,笑着说:「下面请各位校董欣赏我们校常委老师带来的集体脱衣舞表演!」各位校董拍了几下手。

妈妈按下了录音机的开关,几秒钟后,激情的流行乐『Nobody』喷涌而出,那音乐我再熟悉不过了,最近天天听的。随着音乐声,她们做着各种极其挑逗的动作,跟排练时的一样,最后内衣内裤全部脱光了,只剩下脚上的五吋高跟鞋,八个风韵的裸体晃动着,每个人都很投入。

校董们也有些坐不住了,一会儿就有人脱一件衣服,脱衣舞跳完,个个都变成轻装上阵。张校长又带头鼓掌,大家纷纷表示满意,个个都满面红光的。

这时艺术学院音乐系的50岁关玲玲走上前说:「下面请欣赏各位老师的激情表演!」只见舞台上灯光熄灭,众人都万分期待。

几分钟后音乐再度响起,舞台上的投射灯也打开了,舞台的中间放了一把椅子,那是一把很普通的木头椅子,我不知道现在会发生什幺事。

接着我看到妈妈走出舞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身上穿着那件「女生校服」:短短的百摺裙、白色的泡泡袜、黑色的平底学生鞋、白衬衫,领口还繫了一条一个黑色的小领结,头髮繫成马尾,脸上只化了红色的淡妆。她看起来年纪非常地轻,她的手上拿了一本杂誌。

她坐在椅子上,姿势端庄地紧併着双腿,接着她打开杂誌,这时我才知道,那本杂誌是一本成人杂誌,而且是最低级、最不堪入目的杂誌,杂誌的名称是:《女学生调教手册》。

妈妈看着杂誌,一只手拿着杂誌,另一只手开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当她翻到第二页时,原来抚摸胸部的手移到了她的大腿处,她张开双腿,所有的人都看得到她白色的内裤,接着她将手伸进裙子里,正当她的手要碰到她的的内裤时,她又用双手翻到下一页,这让所有的校董都失望透了,她往下坐了坐,露出更大面积的大腿和内裤,这一次她的手碰到了内裤,她开始隔着内裤去抚摸自己的阴户,她的裙子已经全部掀起来了,接着她又将手伸进内裤之中。

校董们开始喝采,每个人都很喜欢这个表演,我更高兴看到妈妈前所未有从一面,而且这可能就是妈妈的真面目,我的老二硬得要命,我尽力控制自己不去碰它。

投射灯的光柱略为往后移了移,大家只看得到妈妈沉醉的表情,不过这时候也看得到文学院51岁的张素玉站在她身后,张素玉看来非常地生气,张素玉将头髮盘了起来,脸上戴了一副眼镜,她穿了一件高领的白衬衫,灰色的外套和一条灰色的裙子,那条裙子很长,一直到她的膝盖之下,而且也不是很紧,她的脚上穿了一双黑色五吋的高跟鞋。她双手叉腰地站在原地看了妈妈一会儿,那灯光光柱又往后移了移,而校董能同时看到这两位美人。

张素玉走到妈妈面前,一把将她手上的杂誌抢了过来,妈妈吓得跳了起来,也立刻将手从内裤里抽了出来,张素玉看着那本杂誌,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然后又恶狠狠地看着妈妈,接着她坐在椅子上,指了指自己的大腿,妈妈顺从地伏在她的大腿上,屁股跷得半天高。

张素玉将手中的杂誌捲起,用这杂誌打妈妈的屁股,这可不是做戏,打的声音十分响亮,妈妈惨叫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妈妈越是挣扎,张素玉看来就越是生气,她将妈妈推倒在地上,站了起来,妈妈坐在地上,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张素玉,张素玉将杂誌扔在地上,拉起裙子,踢开鞋子,脱下了她的一只丝袜然后再把没穿丝袜的脚穿回鞋子,又打个手势,要妈妈站起来。

妈妈站起来后,张素玉要她转过身去,她很粗鲁地将妈妈的手扳到背后,然后用她的丝袜将妈妈的双手绑了起来,接着张素玉又坐了下来,让妈妈伏在她的大腿上,妈妈的手被绑在背后,一点也不能反抗,张素玉掀起妈妈的裙子,让所有的人都看到她的内裤,然后扬起手,狠狠地往妈妈的屁股上打去,我再一次听到妈妈的惨叫,张素玉又打了十多下,我妈妈再一次惨叫。

张素玉再度将妈妈推倒在地上,妈妈脸朝下倒在地上,她被绑着的双手,让她看起来更是无助,张素玉又掀起她的裙子,脱下她的另一只丝袜,这一次她将丝袜塞进妈妈的嘴里,接着她将妈妈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再一次让妈妈伏在她的腿上。

张素玉又拉起妈妈的裙子,这一次她将妈妈的内裤脱了下来,妈妈睁大眼睛,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张素玉扬起她的手,用力地打在妈妈光滑的屁股上,妈妈大叫一声,泪水由她的眼角滑落,接着又打了一下。

张素玉又将妈妈推倒,妈妈的双手被绑,而她的双腿又缠着内裤,她无助地倒在地上,张素玉站起来,脱下她的内裤扔在地上,然后坐在椅子上,张开双腿,粗暴地扯着妈妈的头髮,将她扯到身前,再将她口中塞着的丝袜抽出来,接着将妈妈的头按在她的阴户上。

所有的校董都倒吸一口气,妈妈别无选择地舔着张素玉的阴户,张素玉舒服地扬起头,妈妈大概一直舔了五分钟,张素玉达到了高潮,兴奋得几乎尖叫。

张素玉高潮过去之后,她再一次将妈妈推倒在地上,然后起身走到舞台后方,过了一会儿她再次出现,手上拿了一个巨大的可以穿在下半身的假阳具,坐在椅子上,妈妈不安地看着那个假阳具,同时张素玉脱下她的裙子、外套、上衣,也将她的头髮放了下来。

她现在身上只有一件老式的胸罩和吊袜带,她拿起那根假阳具,对着妈妈的脸,将它戴在下半身,穿好之后,她拉起妈妈,让妈妈弯腰趴在椅子上,抬起臀部,接着张素玉走到她身后,慢慢地将那根假阳具插进妈妈的阴户里。一些校董大声叫好,当那根巨大的假阳具整根进入妈妈的阴道后,张素玉开始抽送,妈妈的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没过多久,她就达到了高潮,但是张素玉还是持续地干了她几分钟。

后来她把妈妈按倒在地上,站在妈妈的上方,妈妈的娇躯这在不住地颤抖,而此时张素玉居然开始小便在妈妈的身上,黄色的尿液不断地喷在妈妈的脸上,弄得妈妈的白衬衫都是尿水,湿透了的白色的衬衫变得透明,露出了妈妈的胸部和竖立起来的乳头。

张素玉尿了好一会儿才尿完,尿完之后蹲了下来,让妈妈用舌头帮她把阴户舔乾净。舔乾净后,张素玉又将妈妈的头按在地板上,逼着她把地上混合着灰尘的尿液舔乾净。

校董们如疾如醉地看着这场精彩的表演,我真不敢相信我妈妈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最后,张素玉扶着妈妈站了起来,妈妈的脸上还满是尿水,张素玉解开绑在妈妈手上的丝袜,两人热情地接吻,接着灯光就关上了。

我的老二硬得很难过,我和所有的校董都为这两位老师大声欢呼叫好,这是我有生以来看过的最精彩的表演,而且很明显地,妈妈和张素玉之前演出过,我对我妈妈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

接着马上有另外一个老师又出现在舞台上,是46岁的李丽玲,也是我的班主任,她还牵了一条很大的黑色拉布拉多猎犬,李丽玲除了脖子上戴了一条狗项圈和脚上的吋色高跟凉鞋之外,竟是一丝不挂,而那条狗看起来很兴奋,不停地嗅着李丽玲的私处,李丽玲跪了下来,抱着那条狗。

李丽玲将手伸到狗肚子下,抚弄着狗的阳具,狗阳具马上变得又硬又长,长得让我都吓了一跳。

接着李丽玲抬起那条狗的前爪,将它放在自己光滑的背上,然后又将狗往前推了推,直到牠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小穴前。我看着李丽玲的眼睛,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眼神,她现在看来就像是个饑渴的野兽一样,眼里尽是慾念。

这个时候,那条狗知道自己该怎幺做,它不断地将下身往前顶,将它的狗阳具插进了李丽玲的体内,李丽玲张开了嘴,感受那条很长的阳具全数插入。狗阳具的根部有个一个圆球,那个圆球一直没有插进去,不过忽然猛地一下,那个圆球插进李丽玲的肉洞里了,李丽玲大声地尖叫,而那条狗则是干得更猛烈了,它的前爪抓着李丽玲的背,留下了几道血痕,过了不久,那条狗狂吠几声,它射精了。

李丽玲也达到了高潮,她枕在手肘上,让那条狗可以干得她更深,那条狗足足射了一分多钟,而李丽玲的高潮比它更久,后来那条狗平静了下来,但是它没有将它的阳具拔出,它伏在李丽玲的背上,狗阳具还插在小穴里。

几分钟后,狗狗将阳具往后拔,当那个圆球拔出李丽玲体内时,很明显地发出「啪」的声响,黄色的狗精液由李丽玲的阴户流出一直流到了她的腿上。李丽玲回过头去,吃着那些狗精液,所有的人不禁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我看见几乎每个校董都有意无意地把手放到自己下身处,是个正常的人都会有反应的。

这时妈妈又从台后走上前说:「接音就是各校董和校常委的老师交流,可以是任何形式的男女交流。」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已经微微有些红了,不知是热还是感觉难以启齿:「请校董先选择交流的对象。」

大家都叫校长先选,校长笑笑说:「那我就选岑主任吧!呵呵!」后面六位校董也各自选了一位老师。最后还有王倩雯老师没有被选,大家都谦让道:「还是给校长吧!」校长推辞不过,答应了。

激情的性交流开始了,我看着妈妈、王老师和张校长那一对。妈妈笑着说:「张校长,这里这幺热,我看您还是把裤子脱了吧!」

张校长说:「好!好!」说着脱掉了长裤和秋裤放在一边。他里面穿了一条平角短裤,没什幺特别的,阴茎把短裤撑了起来,上面还有一点水渍。

妈妈说:「张校长,要不,你站起来,我来给你那个……王老师在后面帮你推一下?」妈妈还是比较保守一点,没有把那个说出来。

张校长说:「好啊!」他站了起来,王老师走到他身后,双手搭在校长的肩膀上,奶子贴着背脊推了起来,张校长下面更挺了。

妈妈蹲下来,看着校长,张校长笑着点点头,妈妈慢慢脱下了他的内裤,张校长的阴茎还算比较大的,也比较硬,看来他体质还不错。

妈妈握住了他的阴茎,轻轻地搓弄了起来,张校长一副很爽的样子,不住地称讚:「嗯,岑主任的手真能干,难怪金主席老是称讚你,真不错!王老师推得也不错,你们都做得很舒服。」妈妈和王老师都笑笑,继续为校长服务。

其他几位老师也开始了工作,都在为校董搓阴茎,校董则在老师的身体上摸来摸去。韩书记年纪最大,有五十多岁了,可能那方面不太好,李丽玲老师帮他搓了好一会儿还是半软不硬的。李老师为了让帮他硬起来,已经开始用奶推和舌头舔了。

妈妈又帮张校长手淫了一会儿,一边还不时地看着校长,问他舒不舒服,以此来刺激他。我看见张校长半闭着眼,享受着手推和胸推的快感。

房间里渐渐传出了女人的淫叫声,淫蕩的气氛越来越浓烈了,有几个老师已经把校董的阴茎放进了嘴里,我专注于看妈妈那一对,无暇仔细看别人的情景。

妈妈小声地问:「张校长,要不要我用嘴帮你做一下?」

校长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岑主任。」

『到这时候还要客气,校董到底是和普通人做事不一样啊!』我心里想。

妈妈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着校长的龟头,同时自己也发出了淫叫声,听起来无比诱人。张校长也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声音。

龟头舔了十几圈后,妈妈直接把阴茎含进了嘴里,前后套动着,速度由慢至快。张校长的叫声更大了,双手还不停地按着妈妈的头,让她吸得更深一点,妈妈也顺从地把他的阴茎连根没入口中,还不断地加大来回吞吐的频率,像A片中的女人一样,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在后面的王老师也一边推一边在校长的耳边呻吟着,很是配合。

剧烈口交了一会儿,校长忽然说:「岑主任,我……我要……」说着只见妈妈的嘴停止不动了,但是阴茎还含在口中,张校长「啊啊」地叫了两声,妈妈等了一下,又缓缓吸了几下。

『难道……』我想。

这时妈妈吐出了阴茎,只见上面沾满了乳白色的精液,张校长居然直接射在妈妈嘴里了!

张校长说:「岑主任,不好意思,我没来得及就……」妈妈闭口不作声,做了几下吞嚥的动作,看来她把精液吞进去了!

然后妈妈说:「没关係,张校长,让你射在嘴里是应该的,那样更舒服。我来帮你舔乾净吧!」说着她用舌头把校长龟头上残留的精液舔得乾乾静静的。

这时我又听见男人的高叫声,我一看是金主任也射了,他把精液射在了庞老师的脸上。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激烈了,大家都放开了去玩。

校长缓了一会儿,说:「岑主任,你的口活真不错!真的很到位!」妈妈笑笑没说话。

张校长蹲下来,摸了把妈妈的屁股说:「岑主任,你的屁股不错嘛!来,站起来。」妈妈顺从地站起来,校长示意妈妈转过身去。

校长突然想起还有王老师,回头笑笑说:「王老师,你的乳房真的很舒服,谢谢你!现在你可以去为其他校董服务了,让他们也爽一下吧!」

王老师笑笑说:「谢谢校长!好的!」她去问其他校董是否需要两个人的服务,教务处的周经理接受了,她又用大奶子帮周经理推起了阴茎。

校长回过头来,双手捏弄着妈妈的屁股,不停地「啧啧」称讚着:「嗯,真不错,又大又圆,比我家那个乾瘪的屁股不知好了多少倍!」

妈妈迎合着:「嗯,难得玩一次,校长你不要客气啊!儘管弄!」

校长居然一头埋入了妈妈的大屁股中,疯狂地舔着,甚至还咬了几下,看来他是太喜欢妈妈的大屁股了,这也难怪,我看到妈妈的屁股,阴茎也会硬一硬。

校长尽情地玩弄了一阵,渐渐向妈妈的阴唇转移,他一边捏着屁股,一边把手绕到前面摸妈妈的阴毛,妈妈则用手捏弄着自己的大奶子,大声地淫叫着,显出一种很爽的样子,不知是真爽还是为了迎合校长而故意叫的。

校长屁股玩够了,又示意妈妈转过来面向着他,看来他要玩阴唇了。妈妈自己把双腿分得开开的,把阴唇向前挺着,就像跳脱衣舞时那样,样子诱人极了!

张校长将头埋入妈妈的双腿间,伸出舌头对妈妈的阴唇就是一阵乱舔,妈妈的淫叫声更大了:「张校长……你……舔得太舒服啦……啊……嗯……嗯……我不行了……好痒……好舒服……啊……啊……」

张校长也很舒服,不住地称讚:「岑主任,你的阴唇好美,很好吃,比我老婆的好玩多了!」

我看见妈妈的阴唇里流出了许多淫水,张校长贪婪地吮吸着,就像那是圣水一般,不一会儿,他嘴角上已经沾满了白花花的淫水。

舔了好一会儿,我看见张校长开始把手伸向自己的阴茎,我看到那里已经明显地硬起来了。他突然站起来说:「来,岑主任,帮我搓。」就拉过妈妈的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

妈妈问:「用嘴还是用手?」张校长说:「不,用那里。」他指指妈妈的大奶。

这时妈妈的奶子因为兴奋而变得更坚挺了,张校长捏弄了几下,把翘起的乳头含入口中一阵舔吸,双手还不住地抚摸妈妈的屁股和阴唇,手指还不住地往阴唇里抠,妈妈好像有些受不了了,轻轻地抓住校长的手说:「张校长,那里……那里轻一点,嗯……」

不一会儿,张校长也受不了了,停止了吮吸,示意妈妈蹲下来,妈妈心领神会地把张校长的阴茎夹在自己的双乳之间,用力按紧,上下搓动起来。张校长目不转睛地看着妈妈的动作,眼中放出无限满足的光。

胸推了十分钟,张校长说:「岑主任,你推得太好了,我们开始做那个吧!你在下面。」妈妈立即躺在地上,双腿分得开开的,把大阴唇对着张校长。张校长蹲下来,对準妈妈的阴唇就是猛地一插,连根没入了。他居然不戴套!

妈妈「啊」地一叫,张校长显得更兴奋了,开始由慢至快,深深浅浅地抽插起来,和A片中看到的一样,也没什幺特别的。他搞得很投入,一直没有说话,看来很享受妈妈的大阴唇。

插了十多分钟,张校长还没射,看来体质还不错。他把阴茎拿出,说:「岑主任,从后面来一下。」妈妈有点吃力地爬起来,双手搭在沙发上,把屁股高高地翘起。

张校长还是没多说话,掰开妈妈的屁股就是一阵疯狂的猛抽猛插,妈妈的身体在他撞击下一前一后地晃动着,嘴里发出了很大的淫叫声。这时我注意到房间里的男女淫叫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每个校董都在干着身下的女老师,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与A片中看到的群交场面已无异了。

再看张校长的时候,他抱着妈妈的腰,在一阵极其剧烈的抽动之后停住不动了,大口地喘着气,看来是射了。果然,他抽出了阴茎,上面沾着乳白色的精液和淫水,从妈妈的阴唇中也淌出了精液,看来阴道已经被精液灌满了。妈妈有些无力地坐在地上,还把张校长的阴茎舔得乾乾净净。

张校长显得很满意,在妈妈的耳边说了几句,声音太小我没听见。每个老师和校董搞完后,还进行了交换,妈妈先后和吴副校长、袁部长和教务处的周经理搞过,过程都差不多,这里就不再详述了。其中袁部长喜欢肛交,她射在了妈妈的后门里。

他们一共淫乱了几个小时,最后每个人都精疲力尽了,地上到处是衣服、裤子和卫生纸,大家都尽情地释放了自己的性慾。走的时候张校长和其他校董都对校常委的工作讚不绝口,特别是夸妈妈安排得好,做得也非常舒服。最后校长给每个老师发了一个红包。

天都快黑了,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才离去,看来还意犹未尽。我偷偷地跑到三楼,看着他们全部离开后才爬出去,真不敢相信这一切就在我的眼皮地下发生了。

从此我对妈妈和她的同事以及校校董的态度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人的慾望原来可以使人做出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

网站地图 阿里彩票香港五分彩登入 阿里彩票幸运飞艇登入 阿里彩票广东快乐十分登入
宝马线娱乐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官方网 申博游戏下载 888真人娱乐登入
500彩票网排列三 广发彩开户登入 淘宝赌球 世爵游戏上搜博网直营网
阿里彩票北京赛车PK拾登入 网易彩票足球单场登入 阿里彩票北京赛车登入 阿里彩票竞速彩登入
网易彩票竞彩足球单关登入 大发彩票北京快乐8登入 网易彩票竞彩篮球登入 阿里彩票时时彩登录平台登入
984SUN.COM DC738.COM 1112978.COM 987DC.COM 8ZJKS.COM
157ib.com 758jbs.com XSB858.COM 8XMS.COM 8GJS.COM
898jbs.com 233PT.COM 989sunbet.com 987XTD.COM 957SUN.COM
157psb.com 167psb.com 378PT.COM XSB887.COM 183XT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