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宝琳与我 [4/9]

2019-06-10 11:4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宝琳与我 之四

我继续顺着阿仪嫩白的大腿向她的小脚摸去,轻轻地玩摸着她小巧细嫩的脚丫,当

我摸到阿仪的脚底时,阿仪怕痒地挣开了。我对她说道∶“阿仪,你跨到我大腿上,让

我插进去。”

阿仪没出声,先从我怀里下到地上,然後红着脸跨在我大腿上,我把粗硬的大阳具

对准她毛茸茸的肉洞,然後捧着她的臀部向我搂过来。这时我清楚地看着粗长的阴茎缓

缓插入阿仪鲜嫩的阴户。当一半时,我问她疼不疼。阿仪娇羞地摇了摇头,于是我就让

阴茎整条地进去了。我笑问∶“阿仪,这样舒服吗?”

阿仪把嘴贴到我的嘴唇上没出声,还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我把阿仪的舌头吮吸了

一会儿,忽然想起一首歌词。就把伸入阿仪肉洞的舌头吐出来说道∶“阿仪,刚才我们

俩人之中,我肉中有你,你肉中有我!”

阿仪也笑着吻了我一下,说道∶“可是现在只剩下我肉中有你了!”

我使阿仪的身子向後面稍微倒下去,然後把头俯在她趐胸,用嘴唇吮弄阿仪红嫩的

奶头。阿仪玉体颤动忍着痒让我玩了一阵子,终于轻轻推开我的头说道∶“好痒哦!你

放过我吧!”

我对阿仪说道∶“我们到床上玩吧!”

阿仪笑着点了点头,我没让阴茎退出她的阴户,就把她的身子抱到床上。阿仪身材

比较丰满,所以抱起来比宝琳重好多。我把她放在床沿後,就举起她的双腿,让粗大的

阴茎在她鲜嫩的阴道里出出入入。阿仪睁着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我,嫩白的身体被我对她

抽送的动作弄得向後一动一动。阿仪双手攀着床沿,没让我把她推向床後。

玩了一会儿,阿仪已经娇喘着叫出声来。我得势不饶人,又把阿仪的身子翻过来从

後面弄进去。阿仪初时还昂着肥肥白白的大屁股任凭我粗大的阴茎在她紧窄的阴户里捣

弄。後来就支持不住软在床上了。我让阴茎从阿仪的阴道里退出来,搂着她温软的肉体

侧卧着。阿仪用细嫩的小白手握着我仍然坚硬的阴茎低声说道∶“你真强,宝琳姐姐不

在,我自己一个人实在顶你不住!”

我温存地抚摸着阿仪隆起的阴阜说道∶“阿仪你放心啦!我不会难爲你的,我们一

起玩时,最紧要彼此都要开心。如果你玩得好辛苦,我都不安乐,我只希望每一次都可

以把你玩得开开心心,欲仙欲死。”

阿仪把一条嫩白的大腿盘到我身上,媚眼儿沤了我一下笑道∶“你说得人家下面痒

痒的,又想弄,又怕痛。”

我笑道∶“我放进你那里,不抽送,好不好。”

阿仪说道∶“好啊!你放进来吧!”

我把阿仪盘在我身上的大腿再举高一点点,然後让粗大的阴茎缓缓插入阿仪紧窄的

阴道中。我一只手搂住阿仪的身子,另一只手玩摸着阿仪盘在的我身上的脚儿。阿仪另

一只脚丫被我的双脚夹住摩搓着。阿仪的小脚柔若无骨,贴在我胸部的两只乳房更如软

玉温香,包括深深插在阿仪滋润的肉洞里的阴茎,我全身的感官都在享受着阿仪青春的

肉体。我感概地说道∶“阿仪,我玩了你处女的身体,却不能娶你爲妻子。实在委曲你

了。不知你是怎麽想的”

阿仪用嫩白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脸说道∶“不必介意啦!其实我都从你身上得到很大

的乐趣。将来就算我嫁人了,我都忘不了和你在一起开心的日子。不过以後我想和你玩

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我摸到阿仪和我正在交合的地方,阿仪的大阴唇紧紧地包裹着我粗大的阴茎。我试

用手指头轻轻地揉了揉阿仪的阴蒂,阿仪的身子颤动着,紧窄的阴道也随之吮吸着我的

阴茎。阿仪娇媚地望着我笑道∶“要不要我在你上面让你摸奶子呢?”

我说道∶“好哇!我求之不得。”

于是我侧身将阿仪的身子搂着翻到我上面。阿仪两条白嫩的手臂撑着她的上半身,

让两只乳房像倒吊金锺般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伸手拽住两团嫩白的软肉摸捏着,其

中的妙处确非笔墨可描写。我轻轻地用手心巾触阿仪的乳尖,阿仪的阴道就会随着收缩

一下,使得我插在她里面的阴茎感到十分舒服。阿仪尝试擡起她的臀部让阴道套弄我的

阴茎。当阿仪欠起身子时,我欣赏到我的阴茎半入她阴户里的妙景。阿仪的阴道里不断

分泌出爱液,将我一大片阴毛都湿透了。我们交合的地方也不断发出“吱咕”“吱咕”

的声响。

玩了一会儿,阿仪无力地伏下来软软地躺在我身上。我笑着问道∶“阿仪,你玩得

开心吗?”

阿仪吻着我的嘴唇没回答。我双手伸到她的臀部抚摸着细嫩又具弹性的皮肉。又用

手指轻轻地挖弄阿仪的肛门。阿仪提起头来笑道∶“好肉酸哦!”

我对阿仪说道∶“这个小肉洞也可以插进去玩的,不过最好还是把第一次留给你未

来的老公吧!我已经破了你处女的身子,总不好意思样样都占先吧!”

阿仪笑道∶“好吧!我就听你的话,把我後面的第一次好好保存起来,等将来结婚

时,再给老公做见面礼了。”

我转过身,把她的身子打侧。阿仪的阴户仍然套着我硬直的阴茎。我吻了阿仪一下

温惋地说道∶“阿仪,我们就这样搂着睡吧!”

阿仪睁开俏眼说道∶“可你还没有快活过呀!”

我搂着阿仪说道∶“我可以这样和你相拥而眠,就已经很快活了,并不一定在你身

体里射精的。”

阿仪闭上双眼,我也垂下眼皮,回想着刚才的肉欲享受,油然满足地入睡了。

第二天早晨醒过来时,已经八点多锺了。我推醒了熟睡的阿仪,我将仍然硬直地插

在阿仪阴户里的阴茎拔出来。俩人匆匆梳洗之後,也便各自去做事了。

以後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和阿仪及宝琳保持着和谐亲蜜的性关系。寻欢作乐的地点

都在我这里,她们俩人都拥有我这里的门匙。一有时间,有兴趣,就会把自己的肉体送

上门来,和我共尺鱼水之欢。好几次但是俩人一起摸上来,让我一箭双雕。她们两个的

阴户有很大的分别。宝琳的阴道比较宽松而短浅,所以我玩她时总是次次把阴茎拔出她

的肉洞口,然後再撞入去。宝琳自己也承认我这样的方法玩得她很过瘾,特别是撞入去

那一刹,简直要把她的灵魂而撞出窍。阿仪的阴道就比较紧窄而深长,我要等她动情之

後阴道滋润,才容易进入,入去後就不再拔离肉洞口,只让粗硬的大阴茎在她狭小的阴

道里蠕动。阿仪也赞成这样的玩法,因爲有一次她要我像玩宝琳一样撞她一撞,结果把

她鲜嫩的阴户撞痛了。

我尽自己的力量周旋在两位红顔知己中间,总算还可以应付得来。不过说实话是有

点吃力的,特别是玩三人游戏时,很难做到均分雨露的。好在两位娇娃不仅不会争风吃

醋,而且很懂得互敬互让。宝琳更是特别善解人意,又很顾惜我的身体,所以我总算可

以在她们两具各有特色的可爱肉体穿梭自如。

有一次我从朋友口里知道本地也有一个天体会,打电话去了解之後,原来是一个百

多位男女组成的私家会所。参加活动的费用并不昂贵,不过参加者一定要是一位男士带

同一个以上的女士一齐赴会。

我先将这个消息告诉宝琳,宝琳笑着说道∶“我虽然有点好奇,可是并没有胆量去

尝试。你问问阿仪,看她敢不敢去?”

第二天,当阿仪过来和我幽会时,我也把这件事说出来。阿仪兴奋地说∶“好呀!

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不过我可没多少钱哦!”

我笑道∶“钱的方面不成问题,只要你肯去就行了。”

阿仪问道∶“那宝琳姐姐去不去呢?”

我说道∶“我有问过她,可是她说不敢去。”

阿仪笑道∶“怕甚麽呢?我叫她过来问问。”说着立刻拨了电话叫宝琳即刻过来。

宝琳开门进来的时候,阿仪已经和我赤身裸体连在一起了。宝琳见状,也径自脱得

一丝不挂上床来坐到我和阿仪旁边。阿仪正骑在我身上用她的小肉洞套弄我硬梆梆的肉

棍儿。见宝琳过来,便说道∶“宝琳姐姐,你先来玩一会儿吧!”

宝琳笑道∶“你再玩一阵子,等一会儿他让你过足瘾了,才让我来承受他射出的精

液。”

平时我们三个一起玩的时候,宝琳生怕阿仪搞大肚子,总是劝我在销魂的一刻射进

她自己那里。除了阿仪正值月事前後的几天中,她才放心让我在阿仪阴户里发射。阿仪

趴在我上面继续套弄了一会儿,玩得小肉洞里阴水如泉涌出,终于喘着气坐下来让我的

大阴茎深深贯入她的阴道里。阿仪俯下来深情地吻了我一下,才擡起屁股让我的阴茎从

她底下退出来而躺到一边去了。

宝琳早已看得淫心放浪了,就接上来让我粗硬的大阴茎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里。我

一边任她的阴户一上一下吞吐我的肉棍儿。一边用双手抚弄她两只嫩白的乳房。玩了一

会儿,宝琳的肉洞冒出大量淫水。便娇声地说∶“我不行了,还是你在上面玩我吧!”

我搂着宝琳翻了个身,然後伏在她身上抽送。宝琳的两只乳房熨贴着我的胸肌,温

檐的软肉传来了她肉体轻微的颤动。宝琳收缩着阴道使她的黛肉紧紧包围着我的阴茎。

口里发出的呻叫声在我耳边像催情剂一般使得我性欲亢进,我的阴茎对着宝琳湿润的小

肉洞狂抽了十几下,就把精液射进她的肉体里了。

阿仪拿过纸巾爲我揩乾净阴部的液汁,顺手把纸团塞住正在溢出精液的肉缝。然後

躺在我身边,手儿握住我软小下来的肉棍儿向宝琳提起到天体会玩的那件事儿。宝琳仍

然表示不敢去,说是怕遇见熟人就大件事了。我连忙向她解释说∶“到了那里,在场的

就都是志同道合的自己人了,还怕甚麽遇见熟人,最多不过跟他玩一场,难道他还能讲

出去。况且他们有会规,泄露秘密会被惩罚的。如果只爲这件事,你就不必担心了。”

宝琳偎在我胸前,嫩腿盘在我大腿上说道∶“到了那里,那些男人会不会动不动就

捉住女人轮奸呢?”

我照打探来的消息向她说道∶“那个天体会只是要求大家不穿戴任何衣服和饰物进

行普通康乐活动。他们有时在僻静岛屿的沙滩进行,有时在豪华游轮上,比较经常的是

租用私家别墅开无遮大会。在性交方面,必须按照会所的游戏规则的。”

“怎样的游戏规则呢?”阿仪嫩白的大腿跨到我身上好奇地问。”

我抚摸着她们俩的嫩腿和脚丫,又说道∶“有好多种分配伴侣的方法∶有时是到场

的每一位男仕把他们的意中人报给主持人,然後由女士挑选一位或几位男仕陪她玩。然

後未被男仕选中的女士把她们心目中的对手报给主持人,再由头先未被女仕选中的男仕

挑选一位或几位女士陪他玩。最後如果还有人没有对手,反而可以有权从男女比例最悬

殊的人堆中挑选他们中意的异性。这样的方式照道理是既珍重会友的意愿又合理刺激。

有时是用抽签的方法,好像乱点鸳鸯谱一样。这种方法虽然不能照顾会员的意愿,但是

偶而爲之,也是另有一番情趣。种种方式,举不胜举。总之是不会令人太受委曲的。”

宝琳棉软的手儿抚摸着我的胸部说道∶“好吧!我就跟你去试试看好了,到时你可

要顾住我,不要让我被人欺侮哦!”

我抚摸着宝琳饱满的阴阜说道∶“其实在那种场合被人轮奸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

那不正好证明你够吸引力,个个男人都争着要你嘛!到时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你还可以

出声拒绝的,会所里一些穿黑衣的女侍者便会过来帮你应付纠缠你的男仕的。”

阿仪笑道∶“宝琳姐,你可千万别出声哦!我好想看看你被男人轮大米哦!”

宝琳在阿仪细白的屁股上“啪”的打了一记说道∶“死阿仪,你这麽骚,理应让人

轮大米,不让几个男人把你撕了才怪呢?”

阿仪自信地说道∶“我才不怕啦!无非是躺着让男人插,也不用自己出力,有甚麽

大不了呢?”

我笑道∶“你们不必争论了,我明天就去报名,到时便可以试试到底怎样了。

第二天我就办理好入会手续了。第一样要做的是去验身。我带着宝琳和阿仪一齐到

指定的医务所交上文件之後,便被带到厅里等候。不久又分别被带进三个房间里。

做完身体检查之後,三人一起去下午茶。我们在酒楼的角位坐下,叫了一些点心吃

了。我问她们两个道∶“刚才你们是怎样验身的呢?”

俩人异口同声地叫我先说,我便兴奋地说道∶“刚才我进到房间里,只见里面有一

张窄窄的床,还有一台一凳。一位穿着白色制服的妙龄女郎坐在桌子後面对我打了个招

呼,然後叫我把身上的衣服脱去。我脱到剩下一条内裤时,就没有再脱了。白衣女郎叫

我站在桌子前面转身几个角度,然後在一张表格上填了些甚麽,又笑着叫我把仅余的一

条底裤也脱去。我脱光之後,白衣女郎就走到我身旁伸手摸了摸我的下体,还把我阴茎

和龟头仔细地翻看了。再到桌子上的表格上做了记录,才叫我躺到小床上去。她坐到我

身边微笑地对我说要取精液的样本,说着就伸出嫩白的小手把我的阴茎摸硬了拿出一个

避孕袋套上去。我还以爲他是要替我“打飞机”,想不到她也上床来,撩起裙子跨到我

身上来。她的裙子里面并没有穿着底裤,浓毛拥簇的阴户很快地吞没了我的粗硬的大阴

茎。接着的事,我和你们俩都干过啦!我看不必讲了吧!”

网站地图 阿里彩票竞速彩登入 网易彩票快乐8登入 网易彩票竞彩足球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申博娱乐sunbet官网 客户端下载完整版 申博电子娱乐
传奇游戏平台登录直营网 足球彩票湖北快3 恒彩彩票北京赛车pk10 太阳城娱乐官方网登入
阿里彩票时时彩票登入 阿里彩票新疆登入 阿里彩票香港二分彩登入 网易彩票竞彩足球登入
阿里彩票11选5登入 阿里彩票平台登入 阿里彩票官方网站登入 阿里彩票香港分分彩登入
115sj.com 167sunbet.com 8XAS.COM 23jbs.com 1112937.COM
062xx.com 297PT.COM 117PT.COM 318XTD.COM 199TGP.COM
985sunbet.com 98jbs.com 338XTD.COM 958psb.com 999sbsg.com
989jbs.com 1112931.COM 88sbsun.com 195PT.COM 187sun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