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少年项羽淫母记,绝对加料版 [2/9]

2019-06-08 19:1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项羽大鸡巴这时已硬翘到了最大的限度而有些涨痛,非插入她的小肥穴儿里,才能一泄为快。於是急忙抽出项羽的大鸡巴,一个跃起的动作,把妈妈那身丰腴的胴体压在下面,分开了她浑圆细嫩的两条大腿,手握大鸡巴,对准了她那个绯红色的小肉洞用力一挺,大鸡巴就这样干进了一大截。

『噗滋!』那是大鸡巴肏进小肉洞里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琴清痛得大叫,道:『哎呀!……我的妈……呀……痛……痛死……我了……快……快停……一停嘛……』

项羽停了下来,道:『怎麽啦,亲妈妈!』

琴清喘着气,颤抖着声音道:『我……我快……痛死了……小宝贝……你的……鸡巴……那麽大……也……不管……妈妈……受不受……得了……就……那麽……用力地……干了……进来……你还问……呢……你……好狠心……哪……把……妈妈……的小穴……弄得……痛死了……』

项羽连忙陪罪地道:『亲妈妈!对不起嘛!我见到你那迷人多毛的小肥穴,心里头既紧张又刺激,亲爱的妈妈,你不要生气,好吗?』

妈妈琴清休息了一会儿,语音较平顺地道:『好了,小宝贝!妈妈并没有生你的气,妈妈的小穴又生得很浅窄,你爸爸的鸡巴也短短的,不像你那麽粗长,妈妈又有快三年多没有和你爸爸插……插干了,小穴穴自然会紧缩一些,小心肝!你爱妈妈的话,就更要爱惜妈妈,知道吗?乖乖!』

项羽忙温柔地吻着琴清,道:『亲亲!小穴穴妈妈!我会爱惜你的,等一下插的时候,你要快,我就快;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听你的,好吗?』

妈妈眉开眼笑地道:『这样才是妈妈的乖宝宝哪!好儿子,来吧!轻……点儿插……进来。』

项羽一听,大鸡巴用力地一顶,又干进了三寸左右。不料又听到琴清叫着道:

『啊!……停……宝贝……停一下,好……痛……妈妈的……小穴里……好痛……啊!……胀……胀死了……』

项羽一听到她又喊痛的哀嚎,马上停止不动,望着琴清那姣美的粉脸,此时却油汗涔涔地显出了疼痛不止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玉腿推向她的双峰旁,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阴阜更形高突,再一用力,乾脆把项羽还留在阴唇外的大鸡巴後半截整根都塞了进去。

这次又听到妈妈琴清高八度的哀叫声道:『唉……唉呀!好胀……胀死我……了……乖……乖儿……呀……胀死……小……穴穴……妈妈……了呀……又……又痛……又痒……又……胀……啊……』

项羽听了妈妈琴清这种淫浪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骚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屁股一阵抖动,把个大鸡巴头抵紧了她的子宫口直磨着,刺激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本就紧窄的阴道,此时嫩肉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淫液,不停地冲激着项羽的大鸡巴头。只见妈妈的肥臀直扭着,樱唇里也浪声浪语地叫道:

『啊!……啊……啊……乖……儿子……快……快用力……插……插吧……妈……妈妈……爽……死了……唉……呀……妈妈……要被……乖……宝宝…大鸡巴…插……插死……了……嗯嗯……嗯哼……』

这时项羽的大鸡巴头被琴清的子宫花心,包得紧紧的,并且还一松一紧地吸吮着大龟头,使项羽舒畅快美极了,於是更是大抽大插起来,次次尽根,下下着肉,凶悍勇猛地连续干了她一百多下。这一阵猛干的结果,使妈妈酥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嫩的大屁股,来迎凑着项羽猛烈的抽插,每一次的用力一撞,琴清就全身一抖,胸前的两只肥奶,更是抖的厉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这也难怪,琴清算起来已很久没有被大鸡巴奸插了,小穴穴和丰腴的肉体也许久未曾享受到异性的抚和滋润了,这也亏是琴清贞淑的个性,换个另一个女人的话,早就红杏出墙了,这次琴清的小穴穴重新开荤,插进了项羽这根粗长壮硕的大肉棒,使她长久以来的空虚和寂寞都被这久违了的男欢女爱的甜蜜所补满了。

项羽一见琴清这一付满足娇淫的神态,玩心一起,用大龟头在她的花心上点了几下,忽地猛然抽出大鸡巴,在她小穴穴口上揉动起来。只急得琴清用她的粉臂紧紧地搂住项羽,媚眼可怜巴巴地望着项羽,小嘴儿颤抖抖地,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眼角上不挣气的泪珠也溢了出来,可怜兮兮地以明白的姿势语言告诉项羽她的小穴穴还没吃饱,使项羽不禁心软了下来,道:

『好妈妈!你别哭了嘛!儿子不再逗你了。』又将大鸡巴戳进小穴穴里,一挺下身,就地狂抽猛插起来。

琴清在项羽的第二波攻击下,也玉臀摇摆,上迎下挺地配合着项羽抽插的动作,小穴里的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流着,从她的屁股沟下,一直流到客厅的地毯上,小嘴儿里叫着道:

『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哥哥……你……真会……插穴……妈被你……插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琴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浪水和大鸡巴的激荡声也越来越大,项羽边插着她,边道:『妈……你的……浪水真……多……滑溜极了……』

琴清继续摇着大肥臀道:『唔……哼……都是你……逗得……妈……发……发浪嘛……嗯……哼……妈妈……美死了……啦……』

这时候的琴清,杏眼微合,荡态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拚命地摇着筛着,这浪态美色,撩人已极。

项羽插得极兴奋地道:『妈……你这时候……真美……』

琴清喘着气道:『唔……哼……别吃……妈妈的……豆腐……了……妈……这时候……一定……很……难看……嗯……哼……啊啊……』

说着,琴清的动作突然激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处处配合着项羽的动作,玉手紧紧地抱住项羽屁股,肥臀没命地往上顶挺着,小嘴里的浪叫声也更加大声地道:

『唉呀……乖儿子……快……快点……用力顶……妈妈要……要死了……嗯……快……妈妈……要……要丢……出来了……呀……快……啊……啊……』

项羽听妈妈琴清这麽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鸡巴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抽直插,把个妈妈琴清干得满地乱转,欲仙欲死。猛地,琴清娇躯一阵颤抖,银牙咬得嘎嘎作响,子宫口一阵猛振,一大股阴精,泄得地毯上又湿了好一大片,可是项羽因为还没到达终点,依然继续不断地冲刺着。

身下的琴清,泄得娇柔无力地哼着,满头长发淩乱地散在地上,玉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

过了不久,她好像是被项羽一直插干的动作,又激起了欲火,肥臀柳腰又开始配合着大鸡巴的节拍,再度扭摆了起来。项羽喜悦地道:『妈……你又浪了……』

她从鼻子里哼着道:『嗯……嗯……小乖乖……都是……你……的大……鸡巴坏……唔……唔……』

如此足足搞了一个小时,琴清的小穴穴里不知流了多少浪水,。突然,项羽觉得背脊一阵酥麻,浑身快感无比,拚命狠冲猛干,大龟头次次插到妈妈的花心上,一股滚烫烫的浓精,直射进她的穴心子里。酥麻酸痒的滋味,让妈妈琴清发狂似地一阵急扭,也跟着泄出了她的身子。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项羽醒来时,项羽发现琴清仍然睡在自己的怀中,看着琴清那清秀的脸庞,项羽禁不住笑了,儿子干了爸爸的女人。项羽的手再次光顾琴清的丰满圆润的小乳,捏着那粒粉红色的小乳头,心里想,还是成熟的女人好,有味道。

朷朷琴清在项羽的抚弄下醒来,禁不住又依偎进了项羽的怀抱。项羽的手轻摸着琴清的小屁股,那里依然光滑,当项羽的手指进入臀沟时,发现那里仍然是汪洋一片,项羽把手指举到琴清的面前摆了摆,琴清的俏脸又红了,娇嗔道:“还不都是你!坏死了,弄得人家一身都是,你要负责给人家清洁乾净。”

朷朷项羽忙笑着说:“还怪起项羽来了,你没看到你刚才的样子,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琴清在床上是那麽凶猛和淫荡。”

朷朷琴清不依地在项羽胸口捶了一下说:“都怪你了,故意勾引人家。人家已经好几年没吃到肉了,小洞里痒得不得了,你的大鸡巴又那麽大,人家的小肉洞从来 没容下过这麽大的东西,现在小肉洞还涨涨的。”

在儿子项羽的不断的抚弄下,琴清滔天欲潮立时奔腾泛滥,一泻千里,不可阻止,软绵要倒项羽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侣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

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胴体,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嫩的肌肤,真教人疯狂。项羽像饿虎扑羊般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香肩,嘴巴凑近妈妈的小嘴,春情荡漾的琴清,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唇印在项羽的嘴上,张开小嘴把小香舌伸入口里忘情地绕动着,并且强烈地吸吮着,像是要把项羽的唾液都吃进她嘴里一般。

项羽低头含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樱桃。

“唔……唔……”琴清轻声哼出。

项羽手往下滑,滑进了琴清的桃源重地,用力的玩弄着琴清那已湿润的小穴。

“唔……唔……唔……啊……放开我……宝儿……唔……”

从花心深处传来的美妙感觉直击琴清,弄得琴清全身发软,玉脸娇红,双目射出一道含情默默、娇羞任处的光芒,身体自然的任项羽搂着,双手缓缓放下,靠在了项羽的腰上。

“嗯……嗯……嗯”琴清一声诱人的娇哼。

原来,项羽的手指在经过几番寻幽探胜後,按在了她那敏感娇嫩的阴核上。

一阵揉捏,弄得琴清完全抛开了尊严,抛开了人论理教,尽情的发出扣人心弦的浪吟声。

“嗯……嗯……嗯……嗯……唔……唔……嗯……”

项羽面对如此动人的美女,又是她娘,一种莫名的刺激让他飞快的褪去了琴清所有的衣裳。如玉般洁白无瑕的玉体又一次呈现在项羽面前。

项羽又忍不住地道:『妈妈……我要插……你的……小……小穴……』

欲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项羽的体内燃烧着,项羽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小穴外面顶来顶去,妈妈的娇躯在项羽的身下扭来扭去,肥美的大屁股也一直迎着项羽的大鸡巴,她伸出粉嫩的小手,握住了项羽的大鸡巴,颤抖地对准了她流满淫水的小穴口,叫道:

『唔……羽儿……这里……就……就是……妈妈的……肉洞……了……快把……大鸡巴……插……插进……来……吧……啊……』

琴清双手缠着项羽的脖子,两只白雪般的大腿也钩住了项羽的臀部,温柔地道:『羽儿……你的鸡巴……太…太大了……妈妈……有些……受不了……你先……不要动……妈妈……习惯一下……就好了……』

项羽感到大鸡巴被妈妈琴清的小穴挟得紧紧的,好像有一股快乐的电流通过了项羽全身,体验到和女人性交的滋味,频频地喘着气,伏在妈妈温暖的胴体上。

过了几分锺,琴清舒开了眉头像是好了一些,绕在项羽背後的大腿用力地把项羽的屁股压下来,直到项羽我的大鸡巴整根陷入了她的小穴里,她才满足地轻吁了一口气,扭动着肥嫩的大屁股,娇声叫着道:

『唔……呀……好……好胀……好舒服……唷……乖儿子……呀妈妈……好……好酸喔……酥……酥麻死……了……羽儿……你的……鸡巴……真大……会把……妈妈……奸死了……嗯……嗯……』

听了琴清的淫浪荡的浪叫声,不由得使项羽尽情地晃动着屁股,让大鸡巴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妈妈在项羽身下也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大肥臀,使项羽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周身的毛孔几乎都爽得张开了。琴清愉快地张着小嘴呢喃着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项羽的下身和妈妈的小腹连接处,每当整根大鸡巴被淫水涟涟的小浪穴吞进去时,激烈的动作所引起的阴毛磨擦声,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

插干的速度和力量,随着项羽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酥麻的快感,使项羽不由得边干边道:

『喔……妈妈…好妹妹…我……我好爽……喔……你的……小…小穴……真紧……夹得我……舒服死……了……啊……太美了……小穴穴……妈妈……能和你……做爱……真……爽……』

琴清被项羽干得也加大了她肥臀扭摆的幅度,整个丰满的大屁股像筛子一样贴着床褥摇个不停,温湿的阴道也一紧一松地吸咬着项羽的大龟头,淫水一阵阵地像流个不停地从她的小穴里倾泄出来,无限的酥麻快感又逼得妈妈纤腰款摆、浪臀狂扭地迎合着项羽插干的速度,小嘴里大叫着道:

『哎……哎呀……亲……儿子……你干得……妈妈……美……美死了……妈妈的……命……要交给……你了……唔……花心好……好美……喔……唷……唷……好麻……又痒……又爽……我……妈妈要…要丢精……了……啊……啊……妈妈……丢……丢……给……大……鸡巴儿子……了……喔……喔……』

琴清的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小穴深处也颤颤地吸吮着,连连泄出了大股大股的阴精,浪得昏迷迷地躺着不能动弹。

见她如此,项羽也只好休兵停战,把玩着她胸前尖挺丰满的玉乳,玩到爱煞处,忍不住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

网站地图 阿里彩票棋牌游戏登入 网易彩票粤11选5登入 大发彩票十一运夺金登入
申博真人斗牛娱乐 赌骰宝娱乐登陆 申博开户送彩金 申博娱乐三公现金
美国博彩公司 九五至尊值得信赖网路登入 六合彩资料 彩运来下载安装直营网
阿里彩票怎么注册登入 阿里彩票导航登入 阿里彩票香港分分彩登入 阿里彩票公司登入
阿里彩票娱乐登入 阿里彩票山东11选5登入 大发彩票重庆时时彩登入 阿里彩票PC蛋蛋登入
987PT.COM 88TGP.COM 986ib.com 918jbs.com 368PT.COM
8LHS.COM 18888shenbo.com 33sbmsc.com 697SUN.COM 22sbsun.com
537SUN.COM DC398.COM 988BBIN.COM 144TGP.COM 800xsb.com
768XTD.COM aj138.com 979sj.com XSB438.COM 8NJS.COM